首页窥天神相 第210章 开大会

第210章 开大会

作品:《窥天神相

    再说了,小胖子还没救出来,左一航他们的阴谋还没告诉给钟灵秀,我死了也不瞑目。

    于是我就问黄二白:“我这个伤,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黄二白想了想,谨慎的说道:“这个东西,我没接触过,不敢断定,但是以我对待其他行尸伤口的经验,一旦这个行尸的秽气扩散到你心脏,你就……”

    他一手在脖子上一横,意思是我就要玩儿完了。

    “李教习,你放心,我肯定给你想办法!”马洪波忽然站起来,就往外面跑。

    我抓住他:“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家好歹这么多年都是靠着行尸吃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马洪波说道:“再说了,那货是我们家养的,随便找找,应该也能找到些招他来的方法,最不济……”

    “快别!”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领你这个情,可你们家都那样了,还是算了吧,条条大路通罗马,还有别的办法。”

    飞殭跟他们马家有仇,这次要不是天师府的来得及时,这马洪波也得交代进去,他是想着,那飞殭没能成功灭门,不见得能甘心,打算用自己这个硕果仅存的家主来做诱饵,好把飞殭给引过来,让我拔牙。

    “就是嘛。”虽然黄二白跟马洪波一直也不太上的来,但也跟着说道:“你们家可就剩下你一个独苗了,横不能你也跟那个飞殭去送死吧?你们马家那些列祖列宗知道了,棺材板可压不住了。”

    马洪波一想也是——他倒不是贪生怕死,是真怕因为自己莽撞,把马家真的灭门,那不就正让飞殭称心如意了吗?

    “那咱们去找首席天师想办法,”马洪波寻思了半天,拉起我来:“她肯定……”

    “怎么?”他那话还没说完,一个好听的声音就在门口给响起来了:“你要找我?”

    是钟灵秀。

    她看见我,本来气派十足,但眼神一落在了我脖子上,眼神瞬间就变了,抢上来把我脑袋毫不客气的往后一按,就专心致志的看我的脖子。

    距离上次跟担粪一样的背着她,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挨我挨的这么近,她身上有很好闻的玫瑰花味儿。

    香的不烈,却幽幽的飘着,搞得人口干舌燥。

    我有点渴,但是又不想马上喝水,甚至有点希望,她能多看一会儿。

    “那个飞殭胆子倒是真不小。”钟灵秀的声音十分凌厉,甚至带着点杀气,一下把我从胡思乱想之中唤醒了:“你怎么这么笨,能让那个东西咬到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只好说道:“本来没想到这么严重。”

    “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钟灵秀咬了咬下嘴唇:“我非抓到那个东西不可。”

    说着就往外走。

    我赶紧拉住了她的手。

    她身子一僵,没回头:“干什么?”

    “我有话跟你说。”我拉着她出来了。

    黄二白和马洪波都挺激动:“撒狗粮了撒狗粮了。”

    钟灵秀脸一红,竟然乖乖的跟着我就出来了。

    我到了没人的地方,瞅着她就说道:“有件事儿,我本来想以后再跟你说,可是我现在是个要死的人,情况有变,一定得马上告诉你,要不然……我死了就来不及了。”

    “胡说什么,我怎么就能让你死了?”钟灵秀的脸虽然一板,但显然更红了:“你,有什么话?”

    她手心有点冒汗,显然也有些紧张。

    我吸了一口气,就把在马家见到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之前怕小胖子他们出事儿,我实在不敢冒风险告诉钟灵秀,而是打算自己想法子把小胖子他们给救出来。

    可我现在倒了霉,再不告诉钟灵秀,她真的吃了闷亏就坏了。

    钟灵秀一听这个,脸上的红润瞬间就退下去了:“左家是活得不耐烦了。”

    “谁说不是呢!”说到这里我还想起来了:“上次在马家,左一行其实也在,但我不知道中间他跑到哪儿去了,现在他回来了没有?”

    钟灵秀摇摇头,说道:“如果罗明他们是被他给抓去的,那应该是左一行暗中动的手,现在,他也可能亲自在守着罗明他们——难怪说什么身体不舒服,发了旧伤,不跟着找人,原来……”

    “谁说不是呢!”我说道:“不过嘛,左家应该背后……”

    “我知道。”钟灵秀说道:“这次,就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起给揪出来。”

    钟灵秀做事情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而且反应特别机敏,从上次在监狱那以我为诱饵抓魔就看出来了,她确实是有领导人的才能。

    “当然了,这事儿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表现出来。”我说道:“不然的话,我怕他们铤而走险,为了不让别人怀疑自己,提前把他们那帮人弄死,来个死无对证,咱们没证据,更没法把他们怎么样了。”

    钟灵秀点了点头:“这些不用你教。”

    这倒也是……钟灵秀从小在这种人心莫测的地方长大,她做上首席天师的时候,我还在家种瓜呢。

    话说出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钟灵秀看我送了一口气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才试探着问道:“你……你所谓死了就来不及说的,就是这个?”

    “是啊!”我点了点头:“你提前有了准备,不用吃亏,我就放心了。”

    可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回事,钟灵秀错开脸,竟然跟有点失望似得。

    我就问她咋了?她摇摇头,忽然问道:“等你升成天阶,真的找到了海棠,你会怎么做?”

    “怎么做?”我瞬间有点懵逼,是啊,我找她,也是因为跟她从小就约好了,等我长大了,换我护着她,也许……其实她根本不用我护着呢?

    这让我有点心慌,马上就说道:“这哪儿说得准——能见到固然好,也可能,我没见到她,就变成个活跳尸了……”

    “你不会的。”钟灵秀斩钉截铁的说道:“你放心吧,那个飞殭的牙,我给你想办法。”

    “可那个飞殭来无影去无踪的,怎么找?”我说道:“何况他知道天师府的正在搜捕他,不可能自己送上门来。”

    钟灵秀想了想,说道:“可惜现在所有的人手,都在追寻罗明他们那帮人上面,现在没法撤回来,只能是先把罗明他们救回来,再去给你找飞殭了——毕竟那边人命多一些,我要是让他们放弃罗明,全来找你,那些元老们肯定也不依。”

    是啊,不用说也知道,钟灵秀现在的压力肯定很大——就算是首席天师,也有首席天师的不容易。

    再说了,我也想着快点把小胖子大金花他们给救出来,只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不过,现在倒是有个机会,”钟灵秀说道:“如今,大家都以为罗明他们是被凤凰牌楼的人给抓走的,这一阵子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那几个元老家族折腾个没完,所以天师府会在后天开一个大会,旨在把所有天师府的人都给聚集起来,一起商量对付凤凰牌楼,救出人质的事情。”

    我听明白了:“这事儿挺重要的,所以左一行不管病不病,都得上天师府来开会,到时候,罗明他们的看守自然就空虚下来了,要是我们能找到地方,就能趁虚而入,把他们给救出来了。”

    钟灵秀点了点头:“只要人质救出来,他们左家就等着倒霉吧。”

    说着她有点担心的看着我的脖子:“只是不知道你这个伤,还能挨多长时间。”

    我忙说道:“照着这个扩散的速度,到我心脏,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你放心吧,暂时死不了。”

    这个大会,听上去倒是挺有意思的,就算死,临死之前,也得去蹭个热闹,见见世面——能跟左一行他们报个一箭之仇,就更好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