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窥天神相 第540章 假乱真

第540章 假乱真

作品:《窥天神相

    几个年轻的天师胆子大,又带着一腔热血,打了头阵,可那个人影往前一跃,我也只能勉强看到他的手扬了一下,那几个年轻天师脖子一歪,就倒下了。

    他们的血,溅了后边人一脸。

    又死人了……

    因为这个身影动作太快,后面的那些天师甚至不知道溅在自己脸上的,到底是什么。

    等在脸上抹了一把,才瞪大了眼睛,一低头,又看见了同伴的尸体。

    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也是杀红了眼想要反抗,可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那个东西……太厉害了。

    或许,跟左一行的女人差不多——可比左一行的女人要快的多。

    左一行的女人,是因为得到了魂瓶里的东西,才有那么大的本事。

    那这个人呢?

    也许……袁青城也用魂瓶,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了?

    真正有经验的天师也有,已经在后面大喊,让那些年轻的先躲起来。

    可那些人,都跟马洪波罗明一样的生瓜蛋子,按理说,根本不应该上这里来的,没见过这种场面,连躲着,都未必知道怎么躲安全。

    更别说,现在是天师府的生死存亡之际,那些年轻的只想着为了天师府尽自己的力量,又怎么可能会躲起来,一个个上去硬碰硬还来不及呢!

    眼看着那个身影在天师府的人之中,跟砍瓜切菜一样横行无忌,这么下去,天师府损失也太惨重了,我心里一阵一阵的发疼,却听到了“我”的声音:“这个味道,很好闻。”

    是血腥气——死的人越来越多,血腥气越来越浓。

    附在我身上的东西,很兴奋。

    天师府讲究门户,像是罗明有爷爷,马洪波有马家,这些死去的年轻天师,也有叔伯兄弟在后面。

    眼看着自己的亲人在面前送命,就算经验老到的地阶,也不可能冷静的下来,人一旦不冷静,就会出错。

    那个黑影,像是入了无人之境,只在杀!

    马洪波身边一个小个子头一歪,倒在了马洪波身边,蹭了马洪波一身血,马洪波先是傻了一下,接着冲着那个黑影就扑过去了。

    别去……你他妈的别去!

    黑影没回头,可马洪波还没靠近他,傻大傻大的身影,一下就飞出去,接着,倒在一堆新鲜的尸首上,不动弹了。

    我的心像是被人死死揪了一下。

    罗明见状,立刻就大喊了一声:“马大傻子!”

    照着平时,马洪波一定要回一句:“你罗二愣子!”

    可现在,马洪波面朝下,头歪着,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身下,缓缓漫出了一摊子血。

    罗明跳过去,想把马洪波拉起来,可马洪波比他高很多,人又壮,罗明抓了半天,只把马洪波翻了个个。

    马洪波的脸全被血染红了,看不清五官,脑袋直不起来,就那么软弱的垂着。

    罗明跟马洪波平时随见随掐,这个时候,罗明却连拍带打,冲着马洪波就吼:“马大傻子,你起来,你他妈的给我起来!”

    可马洪波还是不动。

    罗明看着自己身上,染满了马洪波和其他尸体的血,忽然就大吼了一声,死死的看向了那个身影,眼睛里,是恨。

    我看得出来,他蓄了一脸的眼泪,把脸上粘的血都给冲下来了。

    我知道罗明要干什么,我想拦住罗明,可我根本动不了。

    一股子绝望跟那些暗红的血一样,从我心里漫了出来。

    接着,罗明回过头,看着我,忽然大声说道:“李教习,他们说你就是魔,可我不信,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的话,我就有一句要说——我和马大傻子先走一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说完,他竟然还对我笑了笑。

    你个傻『逼』,你是在送死啊!你平时不是最精明吗?你今天是怎么了?

    罗明当然听不到我心里话,转过身,义无反顾就要对着那个黑影冲。

    “哥!”就在这个时候,罗晓梅撕心裂肺的就喊了起来,一下抱住了他:“你别去,打不过,你打不过啊!”

    罗明没回头,只是把罗晓梅的手以尽量温柔的力量掰开了:“打不过——也要打。”

    陈小含这会儿赶过来了,也抓住了罗晓梅:“你有心脏病,别这么激动……”

    罗晓梅被带了一个趔趄,脱了手,跟陈小含摔在了一起。

    等她们再抬起头来,罗明已经跑远了,到了那个黑影前面,跟其余的天师一起,奔着那个黑影扑。

    可还没等他扑到,他那单薄的小身板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被弹出去老远,落在了死人堆里——没有站起来。

    罗明……

    “哥!”

    罗晓梅的嗓子劈了,声音锐的割心。

    她也想跑过去,却被陈小含拉住了:“他们说了,让咱们先躲……”

    凤凰牌楼的人见了那个黑影的能耐,顿时也都紧张了起来,各自商量了一下,回头看向了新一和老顾他们:“你们是活人,也看见活的下场了——这里我们来,你么想法子,逃出去!反正我们活了这么久,也够本了,可你们……”

    “什么叫够本?”新一第一个打断了他们的话:“这辈子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才叫够本!”

    说着,奔着那个黑影,就冲了过来。

    老顾哈哈一笑:“被这小子抢了台词。”

    说着,紧随其后。

    &

    nbsp; 老朱甚至话都没多说,也跟了上来。

    你们跑啊……你们应该跑啊!你们为什么要送死?

    这里的血腥气,越来越浓了。

    兔爷丁嘉悦他们,也没甘落后——好像,他们并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而这个时候,趁着那个黑影被那些人用人海战术给牵绊住了,钟灵秀和长手穿过人群,冲着我过来了。

    袁青城见状,冷笑了一声,侧身就挡在了我面前,喃喃的说道:“命这么珍贵——他们却偏偏要飞蛾扑火。”

    我微微一笑,饶有兴趣的说道:“这是天『性』。”

    眼看着他们『逼』近,袁青城一手对着他们就过去了,可没想到,长手一抬手,一个东西就在袁青城面前给爆开了。

    袁青城没想到长手还有这种东西,我却闻出来了——这是一股子很呛鼻子的味道,像是火油?

    对了……袁青城的身体如果是假的,势必怕烧!

    人被烧了,还能扑灭痊愈,可要是假人——但凡坏了,就完了!

    果然,袁青城见状,脸上悚然一动,就躲过去了,可就算他躲开,速度还是很快,瞬间就转过来,奔着长手抓过来,脸上显然是恼了——他可不想在魔面前丢面子。

    而长手似乎早就测算出来了袁青城的动向,直接挡在了袁青城面前,要给钟灵秀把生机给让出来。

    可袁青城的手也是很快的,这一下,就把长手的肩膀给贯穿了。

    就算这样,长手也没出声,袁青城轻蔑的一笑:“一个野种,对天师府的事情这么上心,你图什么?”

    这话,倒是正让附近的神相三给听见。

    神相三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看了长手一眼。

    长手没留意神相三的表情,也没开口,却笑了。

    他嘴边淌了血。

    傻『逼』……是啊,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你在天师府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你都忘了吗?

    钟灵秀一咬牙,也没往后看,趁着这个机会,奔着我就举起了终葵。

    袁青城察觉到了,松开了长手,就要去抓钟灵秀,可没想到,长手往前一耸,竟然就用身体,把袁青城的手给卡住了。

    我的心猛地一沉——这货是真的不拿着自己的命当命!

    袁青城一下就愣了,当然想把手给抽出来,可长手拼了一身的力气,就是不松!

    袁青城还想挣扎,神相三忽然从斜刺里冲了过来,就跟袁青城能动的那只手给招呼上了。

    这下,袁青城和黑影算是全被牵制住了,我满怀希望的看着钟灵秀,只希望这一次,她能给我来个一击致命,可来不及了,终葵的寒光才刚闪了一下,就黯淡了下来,跌落在了地上。

    那个黑影子突破了人山人海,赶了过来,一下就把钟灵秀拖了回去。

    而黑影子身后,死的死,伤的伤,人——堆积如山。

    袁青城见状,避让开了神相三,一下就把手从长手身上抽了出来——长手身上的血喷出来,跟决堤一样,站不住了,就是一个踉跄,可他坚持着,就是不让自己倒下去。

    神相三一愣,就想扶住长手,可长手根本没看神相三,回过头,就想扑在钟灵秀身上。

    现在,袁青城抓起了终葵,冲着钟灵秀就『插』了下去。

    可根本来不及了……

    虽然后面前仆后继,母僵尸王他们还拖着伤要往这里赶,但是实力悬殊,赢不了。

    钟灵秀没去看终葵,只越过一切看着我——她在不甘,她在遗憾!

    我不想钟灵秀出任何事儿,更不想再死人了……

    给我……不是说要把力量借给我吗?

    “嗯?”我身上的那个东西察觉出来,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刚要说话,忽然我就发现,身体能动了。

    不仅能动……我有了那种将左家赶出天师府时一样的力量。

    那位大人的力量!

    袁青城的手,就在马上要落下来的时候,被我一下给架住了。

    终葵的寒芒,就在钟灵秀的脖子上一寸,刀尖上的煞气,已经扑在了钟灵秀的肌肤上。

    还好……借来的这个力量,是个强大到可怕的力量。

    袁青城猝不及防,抬起头看见我,满脸是难以置信:“为什么……”

    但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脸立刻扭曲了:“你……你是李茂昌……”

    我听到,袁青城被我攥住的手腕上,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袁青城也察觉出来了,顿时就是一声惨叫——这个身体既然是假的,那他就不是疼,该是心疼。

    手里传来了一阵温暖湿润的感觉,很像是血——不愧是顾家的手艺,真是天衣无缝,以假『乱』真。

    果然,刺眼的红『色』从我手里蔓延下来,滴在了地上,袁青城的手腕,在我手里碎了。

    长手回过头,像是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个“我就知道”的表情,歪在了一边。

    这货,为什么永远这么信得过我?

    而钟灵秀的眼睛,一瞬时也瞪的很大,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淌了出来:“你……”

    我说过,长大了换我护着你,我就一定会做到。

    周围瞬间一片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我的手里,跟袁青城一样难以置信,有人忍不住出了声:“他……他现在……”

    对,我是李茂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