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窥天神相第495章 鲜花店

第495章 鲜花店

作品:《窥天神相

    我头皮一炸对了,我是解封人。

    我可记得,那个冒充海棠姐的大魔,没了我,才没能解开最后的封解封,需要我跟她那啥。

    不过我跟公螳螂一样,跟她那啥之后,她得了我的精血解封,我就没命了。

    她其实有很多机会这样做,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硬是留下我一条生路。

    不光如此,上次我中了飞殭的尸毒,眼瞅着要陪着飞殭蹦蹦跳跳了,可她去了天师府,损兵折将,就为了救我。

    我立马就问道:“难道,我对魔,还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作用?”

    钟灵秀的眼神错开了,说道:“对,只有你,能帮的上这个忙。”

    我犹豫了一下,就问:“到底是什么忙?”

    “现在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只有你升上了天阶才行。”钟灵秀盯着我,郑重其事的说道:“你能帮我,不,是帮三界这个忙吗?你看见了,再拖下去,什么都来不及了。”

    这个帽子,扣的实在是太大。

    别的倒是没什么,可师父说,上了天阶就会来祸事,升也不是,不升也不是,这不是给我来了个两头堵吗?

    钟灵秀看着我,说道:“是不是,你还惦记着她?”

    我连忙说道:“那怎么可能?”

    当初,那个假的海棠姐骗了我,我是觉得,跟她再也没有以后了,可如果真的要对付她,是怎么个对付法呢?

    “那你跟我说实话。”钟灵秀一双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我,倒映出了我的身影来:“你最近跟她见过面吗?”

    见面?这话怎么说的,自从在天师府分别了,我一次也没见过她,于是就摇了摇头。

    她嘴角一勾露出个笑容,可这个笑容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她像是很失望:“你心里还有她,是不是?”

    “没有!”我条件反射:“我本来就是被骗了,怎么可能”

    可钟灵秀接着就说道:“说什么升了天阶,会带来祸事,我看是骗人的吧?你是不是,就怕我们会伤到她,所以才推三阻四,不肯升天阶?”

    “你误会我了。”

    “是我误会,还是你撒谎,你心里清楚,”钟灵秀转过身,决绝的说道:“你不想封魔,可以直说。”

    不对啊,钟灵秀平时不是这种脾气啊!

    眼看她要走,我就想拉她的手,可她一下把手拿开了,我抓了个空,有点尴尬的停在了半空里,讪讪的缩回来了。

    我的心里也有点空。

    她头也没回就上车关门:“这段时间,你就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再来跟我说话。”

    北京猿人这不是乌鸦嘴吗?上次说我和钟灵秀会吵架,这次就真实现了。

    “女人心海底针。”长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身后:“坐我的车吧。”

    幸亏这次是跟长手的车来的,要不然照着钟灵秀的那个脾气,搞不好得把我扔在路上走回去。

    上了长手的车,我忽然还想起来了师父说不告诉我不能升天阶的真相,是因为隔墙有耳,可到底那个“耳”是谁的耳?

    难不成,是一直跟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长手?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

    长手浑然不觉,还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前面的路。

    实在不像他帮了我那么多,我怀疑他,都让我觉得自己太缺德。

    说起来,我最近是干了点缺德事儿,也不知道把功德亏损成什么样了好歹能缓一缓,别再干坏事儿了吧?当然,好事儿现在也不能干了,权且当个冷漠看客吧。

    等回到了天师府,果然,猫不闻狗不啃,也没什么功德让我做,我自打进了天师府一来,忙忙叨叨的,屁股都很少坐热,这一下子冷不丁清闲下来,有点不适应。

    钟灵秀则还是跟以前一样,忙的影儿都看不到,我找她几次,也找不见人,自讨没趣她是真的说到做到。

    我就旁敲侧击,去问北京猿人,北京猿人大惊小怪:“哎呀,理事天师,你们吵了也有段时间了吧?还没和好呢?啧啧啧,你想想法子,哄哄首席天师开心啊!本来首席天师就日理万机的,你还给她添乱,哪儿有你这么不懂事儿的,整个一个大猪蹄子啊!”

    大猪蹄子又是什么梗?我为防露怯,假装出见过世面的样子也没多问,就继续试探,说你跟钟灵秀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知不知道,怎么哄她?

    北京猿人眼珠子一转,就说道:“那肯定先得给她送点礼物什么的,意思意思了前一阵过七夕,你肯定也没送什么像样的东西吧?”

    “你咋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北京猿人一副阅男无数的样子:“算了,咱们也算是有点交情,我就教给教给你,这女人啊,其实看重的不是礼物本身,尤其人家首席天师,人家什么没见过?要的是你送礼物的这个情意,这个态度,晓得啵?”

    算是能明白。

    北京猿人接着说道:“今天呢,我就做做好事儿,教教你,我在上看见市里有个红花店,里面专门有哄女朋友用的花束礼盒,你说哪个姑娘抵挡得住鲜花的诱惑?只要你有心,一定能把首席天师给哄回来。”

    送花也是,虽然都是花,可狗尾巴花怎么能跟啥红玫瑰白百合的比?别说,这北京猿人今天还真的算是派上了点用场。

    我就记住了,奔着北京猿人说的地方就去了。

    因为不会开车,只好又请了长手跟我一起去。

    长手对进城这种事情,倒是乐此不疲的,他爱吃路边摊,发动了车带着我就去了。

    到底地方一看,嚯,那个花店外面,还真是人山人海,排了长龙,而且清一色的全是跟我这么大的小伙子,估摸着都是北京猿人口中的“大猪蹄子”。

    我就问长手知不知道什么叫大猪蹄子?

    长手一愣,问我红烧的还是蜜烤的。

    这我就安心多了,反正有个比我还无知的给我垫底。

    这会儿我忽然觉得手腕子一轻,接着一个很妖娆的声音就给响了起来:“我说当家的,今天你是转了性了,怎么上这种地方来了?给我买花?”

    大金花也没抵抗住鲜花的诱惑,从我手腕子上给下来了,对着花店排队的男人们左看右看,遍抛媚眼。

    我可没忘了那个龙的事儿,就问大金花,那天为啥不出来?

    大金花脸上的笑容一凝,就装聋。

    就说女人心,海底针,人一样,蛇也是一样。

    不说就算了,我伸着脖子,就想看看还得排多长的一个队伍,结果这么一瞅,我忽然就看见,这个花店里面,像是有点死气。

    这里排队的人很多,又都是男的,阳气非常的中,所以我刚才没留心到。

    怎么,难道这个地方还有邪物?

    越过人群,我看见开花店的是个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人比花娇,特别养眼。

    这会儿几个男的都还议论纷纷,说这卖花的小姑娘真好看,简直是鲜花西施啊!奔着这么个美女来买花都值了。

    还有个男的跃跃欲试,说这次买了花,万一要是追不上女神,正好就来追这个姑娘。

    其他几个小伙子都笑了起来,说他典型是个广撒多捞鱼,追的上才怪。

    但又一个人低声说道:“你们想追她?可别动这个念头了你们不知道,这姑娘可招惹不得,粘她?一个弄不好,小命就搭进去了。”

    那几个男的来了兴趣,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