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425】希望你更不要脸

【425】希望你更不要脸

作品:《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虽然打小就不缺追求者,也有父母离异家庭重组的波折,但整体来讲,姜雅依旧是给小妮子提供了一个算是优良的成长环境,加上秉持着很好的家教,姜浅予算是被家庭保护的比较好的那种女孩子。

    然而未经人事,不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那不是纯,是蠢。

    她手掌抓住后,微有些疑惑地用力握了一握,随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羞得“啊”一声,如同蜇了手般缩回坐起,下意识地把被子也给扯走裹在自己身上,却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丢回来盖在了林轩身上。

    “你……你……怎……它……”

    那双明眸在黑暗中居高瞪着林轩,似羞似慌似恼,波光流动,极是动人,嗓音微显急促与慌乱,半晌也没能说出完整的话来。

    林轩裹了裹被子,很无奈地摊手道:“你不要这样瞪着我,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这种情况下我都没多你做什么,你不应该觉得很感动吗?”

    “不要脸!”小妮子终于给出来了一个完整评论。

    “我怎么不要脸了?我连动都没动过,是你摸我……”

    小妮子听他没羞没躁地胡说八道,不由想起刚刚的场景与感觉来,羞得心慌脸热,都要烧起来般,“啊”的一声,就扑过去抓起被子按在林轩脸上,咬牙切齿道:“你再乱说!你再乱说……”

    林轩被她手掌隔着被子捂住嘴巴,“呜呜呜”地话也说不清楚,为了防止自己会被羞极了的小妮子给闷死,只好把手臂从被子下伸出来,刚好摸在她大腿上,于是也不客气地抓了两把。

    姜浅予惊叫一声,跪坐在那腿往后挪,重心自然前移,手按在林轩脸上愈发用力,林轩努力转过头来,终于能说话,有些气恼地道:“你居然还特意穿了安全裤,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人跟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

    话还没说完,就被又羞又气的姜浅予给捂住嘴巴。

    小妮子明显是想要借打闹来遮羞,林轩于是就也不再说话,伸手沿着她大腿往上摸过去。

    哪怕两人确定关系后偶有亲热,也不过是牵手亲吻,连胸都没怎么,小妮子哪里被这样猥亵过,又羞又慌又恼,腿都软了,林轩趁机扭头摆脱开她的手,姜浅予手从他脸上滑落按在床上,上身跟着一矮,林轩就顺势将她整个人都给抱着,翻身压在身下。

    老实讲,这不在林轩的计划中,他原本真没有这个念头。

    然而此景此情,都已经把小妮子给按在了床上,哪有就直接放开的道理,林轩没等她说出话来,就低头吻下去,小妮子“唔唔”叫了两声,很快也就不再挣扎了。

    原本还嫌有些凉的房间里面,空调重新工作的空气流动声音,没能遮住逐渐清晰的喘息。

    林轩好半晌后才以莫大意志力放开姜浅予,自个躺在一旁,仰天长长呼出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激荡的心绪与急促的呼吸。

    小妮子躺在身旁,睁着迷蒙的大眼望着上方看不到的天花板,娇喘微微,散乱的衣裙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可惜室内黑暗,遮住了这让人血脉偾张的动人风景。

    她好半晌都没回应,林轩渐渐抚平心绪,扭头看她一眼,微喘道:“你穿安全裤是对的。”

    还在发傻的小妮子回头瞥他一眼,明明还是稍一撩拨就羞难自抑的清纯女孩,不曾尝过男女情爱滋味,可那眸光一瞥,水汪汪的大眼在黑暗中波光盈盈,晶晶闪亮,却已经像是浸润着十足女人味,妩媚撩人。

    林轩顿时就觉得刚刚平复下去的冲动以燎原之势再次熊熊燃起扑来。

    大概是发现了他眼神中的灼热,姜浅予伸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不知是不舍还是其他,软软没有一点力道,语气有些委屈与羞嗔,嗓音听着确实娇柔甜腻,尾音撩人:“再乱来人家真不理你了……”

    林轩翻身趴着,凑过去在她唇边轻轻一吻,盯着她亮晶晶的眸子问:“要忍到什么时候啊?”

    姜浅予没想到他会问的这么直白,见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有些羞,就移开目光,没有说话,又偷偷转回来,林轩还在盯着她,与她晶亮眸光一触,只觉黑暗中女孩儿目光柔柔的如同水波般,被他灼热目光一碰,便会荡起层层绵绵密密的涟漪。

    荡漾的是心湖,漾起的是柔情。

    羞涩难耐的姜浅予很快又移开目光,有些委屈,低低道:“你干嘛总这么急啊……”

    林轩无奈道:“要是你饥肠辘辘,面前有盘香喷喷的烤肉,只许看不许吃,你不急吗?好吧……我没有逼你的意思,谁让你大半夜跑我床上来,这不是送嘴里嘛。”

    姜浅予偷偷瞥他一眼,目光如同打滑般,一掠过来就会滑开,嗓音柔柔的,低低的,“早晚……早晚都……都要结婚的……”

    林轩一下子振奋起来,很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样子,“你也这么觉得?反正早晚……”

    姜浅予觉得此刻的林轩像是一个贪嘴的孩子,有些幼稚,她又是害羞又是好笑,没好气地掐他一下,“我是说结婚的时候……”

    林轩一下子就又丧了气,“好吧……你还没过十七岁生日啊,五年……”

    小妮子咬着唇瞥他一眼,似羞似喜,还有些调侃取笑的意味,“未成年呢……”

    林轩笑道:“一两百年前,女孩子十五六岁就嫁人生子了呢……呃,我也没说让你生孩子,那还太早了点……嘶,停停停,我不说了不说了……”

    情欲如火林轩是亲自体会过的,小妮子不愿他也不舍勉强她,刚刚差点引火自焚已经吃足了苦头,再也不想尝试那种剑拔弩张又无处发泄的痛苦,因此不敢再撩拨他,那受苦的还是自己,所幸情可转为欲,也能在某些状况下抑制欲,他敛了敛心神,叹道:“你大半夜跑来到底想说什么,好好说话,不许再勾引我了。”

    “谁勾引你了?”

    姜浅予羞得又要掐他,林轩赶紧抓着她的手,警告道:“别碰我,不然就得负责到底……”

    “活该,谁让你刚刚……”

    他主动拒绝亲近还是首次,小妮子自然明白缘故,多半觉得有些好笑,“嘻”地一声,不过话说一半,想到这个家伙刚刚的种种乱来,羞得再也说不出话来,随后眼珠转了转,见林轩还躺在那发呆,知道他不好过,明明不是自己的,可反倒莫名的有些愧疚,伸手戳了戳他肩膀,低声道:“你生气啦?”

    林轩扭头看过来,伸手捏了捏她柔腻滑嫩的脸颊,失笑道:“怎么会,别犯傻,就这样说说话……你说,我听。”

    小妮子轻轻“嗯”一声,哪怕是在黑暗中看不真切,林轩也觉得她娇柔甜蜜的笑容就在眼前,不由也觉心中暖热,姜浅予凑过来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他便也握着她的手。

    姜浅予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不知道是有黑暗遮着不怕羞,还是刚刚更羞人的亲热都有过了,忽地甜甜一笑,凑上来在他颊上一吻,大概还觉得这样不够,又伸着小舌头往他耳垂舔了一下,濡湿柔滑娇嫩的触感瞬间直击心底,林轩实在是没想到她难得大胆一回竟也这样撩人,心中酥痒难耐,几乎又要忍不住把她按着再乱来一回。

    内媚的女孩儿才是天生的尤物啊!

    林轩心里油然升起对未来生活的向往,恨不得可以直接穿越时间长河,直接来到洞房那天,然后在那晚循环就好了……

    他好容易按耐住冲动,没好气地捏了捏小妮子脸颊,姜浅予也不挣脱,就任她一手握着自己一手捏着自己脸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眼睛盯着他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太不要脸啊?”

    林轩没好气道:“我希望你更不要脸一点。”

    姜浅予羞得张嘴在他肩头咬了一下,微微用了些力道就赶紧松开,重新依偎着他肩膀,闷闷地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还是觉得有点欲求不满的林轩心情也不好,硬梆梆地道:“说话就说话,不许卖关子。”

    姜浅予气得又掐他,却也不在意,她虽然也有娇气,但不是自私自我的性子,自然明白这个混蛋这会儿气不顺,正因为明白他气不顺,她反倒心情更好起来,脸颊贴着他肩膀,亮晶晶的眸子望着黑暗中并不能看清的天花板,用一种畅想未来幸福生活的语气,呓语般喃喃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要是你从此后不再回来了,我会怎么样?”

    林轩低头看着她,笑问:“那你会怎么样?”

    姜浅予横他一眼,闷闷道:“能怎么样,再找个人嫁了呗。”

    林轩微微起身,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恶狠狠地问:“你说什么?”

    小妮子并未察觉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在他身下望着他的角度,手抓着他的衬衫衣领,轻轻皱了皱鼻子,“当然啊,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嫁人吧?爸妈也不允许啊……而且既然嫁了人,不管是谁,我就得好好当人家的妻子啊,当一个好妻子,好妈妈……连想你都不该……你也肯定会娶另外一个人,也许是许清如,也许是雨晴,也许是楚茗,也许是那个长腿学姐……”

    “停停停!”

    林轩打断了她的话,“我跟她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谁也不娶,就娶你,我还等着把你扒光……”

    就如同林轩没想到她好好说话就能扯到吃醋上一样,小妮子同样没想到他好好说话就能扯到这里上来,羞得伸手捂着他的嘴巴,林轩就张口把她手指含进嘴巴里,倒没敢用力,小妮子忙抽出手指来,把口水抹在他衣服上,很嫌弃地“咦——”一声,嗔道:“恶心……”

    反正不少坏事都做了,林轩坏笑道:“以后更恶心的还会有呢,而且你会甘之如饴……”

    小妮子哪里像他这样厚脸皮,从下面伸着手抓住他的嘴巴,不让他的下巴动,林轩也不再逗她,重新躺下来听她继续说。

    小妮子也没再继续闹,轻声道:“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妹妹,或者说为什么喜欢我,你以前喜欢的是许清如啊,不过他拒绝你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因为被她拒绝了,伤心了,没有人喜欢了,刚好身旁就有个不用负法律责任的妹妹,然后……啊!”

    林轩从她平躺依旧有着丰挺弧度的胸前收回手,很正气凛然的语调说道:“这算是你污蔑我的代价。”

    姜浅予羞得脸通红,伸手继续掐他,林轩又“嘶嘶嘶”地倒吸凉气求饶,闹了一阵子,小妮子把他一条手臂抱着,将脸颊贴在上面,闷闷地继续说:“我们现在都才这么小,爸妈那边还不知道,而且你在打职业,我在直播,到时候要是被人知道,肯定要闹一阵子……我可以随时不直播,但……”

    林轩接口道:“别把我们看的太重要,看直播的兄弟姐妹们个个大胸大,一个个都忙着呢,哪有时间关注这些……”

    姜浅予又羞又气又笑,于是只好再掐他,林轩抓住他的手道:“放心吧,信息时代,大家没你想的那么僵化古板,再说这种事情到处都有,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你太漂亮了,容易让人嫉妒,反正到时候也就多调侃两句德国骨科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喜欢直播就继续播下去,不喜欢随时都可以不播,我能养得起你。”

    小妮子甜甜地“嗯”了一声,沉默了好一阵子后,才又继续说下去:“我之前一直搞不懂林徽因那么好那么好的人,梁思成也那么喜欢她,为什么她去世后另娶,而且娶的还是她生前资助辅导的学生……然后前几天看杨绛先生的书,终于有点明白了。”

    她吸了吸鼻子,又继续说道:“她太聪明了,虽然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但在有些时候,可能或多或少让她的丈夫感到一些压力,林洙那些破绽百出的刻意抹黑站不住脚,但很多人喜欢她是不争的事实,至于冰心,她跟林徽因互相看不顺眼,说的话也有太多主观色彩,这个人……算了,她的事情就不说了,毕竟人家跟郭某人一样都洗白的了,免得作者又被举报。”

    “不过太太客厅确实是有的,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她的丈夫哪怕再尊重她、喜欢她,心里或多或少是有些异样的,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大男子主义,谁不喜欢自己喜欢的女人可以乖乖的小鸟依人,崇拜他、服从他……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乱想的,到底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肯定跟这些有关,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聊?”

    林轩点头道:“会。”

    小妮子瞪他一眼,却又忍不住扑哧笑起来,嗔了声“讨厌”,然后继续道:“我就想,我比人家差远了,你的脾气肯定也比梁先生差太多了,要是我……”

    “喂喂喂,你说话注意点啊!”

    林轩立即抗议起来,“说我不如他就算了,说我媳妇不如他媳妇我就不能忍了,等下我发脾气别怪我没提前警告你啊!”

    姜浅予又气又笑地掐他,却不纠缠这个,继续自己的话题说下去,道:“要是我一直这么任性,等过两年,你喜欢也喜欢过了……那个也那个过了,肯定就不会这样宠……”

    林轩笑道:“哪个?”

    姜浅予自己说起来本就羞,他又恬不知耻地追问,哪里有那个脸皮回答,用力掐他,自顾说下去,“到时候肯定就不会这样宠我了,等再过几年腻了烦了,我再不识趣,有那个漂亮小姑娘一勾搭,你肯定就跟人跑了……”

    林轩无语了,“你还是以后别看书了,怎么什么都能扯到烂俗偶像剧的狗血剧情里面去……”

    “我又不傻,自己有判断力好不好?才不是那种随便就能被营销号洗脑的脑残女呢!”

    姜浅予有些不满他的质疑,用手肘在他胸腹撞了一下,林轩于是装模作样地叫痛,小妮子也不理他,继续道:“在这方面杨绛先生做的就要很多,当然她们两位的出身、经历、性格都不同,没有什么高低对错,就是性情与选择不一样而已……”

    她说着忽地伸手环住林轩腰腹,顺势翻了半个身子,将脸颊埋在他胸前,柔顺的长发披散起来,铺满林轩半个胸膛,痒痒的香香的,闷闷地道:“我才不要自己多厉害多聪明,我就要你一直疼我宠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