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397】诅咒,七过lpl不入

【397】诅咒,七过lpl不入

作品:《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十三

    十二

    十秒

    ……

    第一轮最后一个扳位的禁用时间正在缓缓地流逝,宣告着留给tlr教练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姜珞樱道:“我觉得还是加里奥吧,或者卡莉斯塔。”

    方楷却笑道:“要扳的英雄有点多啊,就算扳掉了加里奥,还有牛头、洛、宝石,要是大舅子忽然拿一手辅助出来,估计也是不再下路的。”

    辛鑫闻言也笑起来,“这个确实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说sk现在五个人在场上,在不用替补上场的情况下,也会拥有一个可能的阵容替换,从上一局的表现来看,小雪的辅助也是没问题的,而大舅子我们都知道,他最初就是靠ad出名的。”

    “问题是如果换了替补上来,你扳人也是一个人一个位置的扳,这里你连人家打什么位置都不知道啊。”

    与第一局比赛开始前,方楷的解说态度可以说已经有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之前一直在嘲讽,现在却已经开始有种与有荣焉的意思了。

    其中缘故,sk的表现自然是一方面,而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他在上局解说期间,被人提醒后看到了微博上面的动静。

    在游戏bp开始后,除非比赛发生故障,否则解说这边就不会再有镜头了,在这期间解说可以比较自在一些,最简单与直接的就是不用站着,可以用自己喜欢的姿势坐着歪着趴着,只要不影响解说就好。

    大多解说在上解说台的时候都不会带手机的,但方楷却是习惯会带在身上,反正静音后不会影响直播(此处没查到官方规则是否有明文规定,但根据推测这种状况是可能出现的,如有冲突,一切按文中平行世界解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这种风格表现在很多地方,也就会变成风格。

    方楷不是不知道自己常常挖苦嘲讽别人的习惯容易得罪人,但一来积习难改,二来有人喜欢,三来行业发展越来越好,解说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他需要这种方式来保证自己身上的话题性与曝光度。

    抛开其他的不说,至少效果是有的,哪怕是垂死挣扎,也比坐以待毙强。

    他还是很懂得把握分寸的,比比如他的偏向与一些嘲讽,肯定会惹怒战队或者选手的粉丝,但却不至于惹出这些战队幕后的大佬,而至于来自于粉丝和路人的口水——他要的就是被骂啊!

    他只是没想到sk没落至此,居然还能有这么大的关注度,更没有想到姜浅予一个刚刚蹿红的主播会有这样恐怖的人气与凝聚力,只一个微博,短短半个小时就引起那么大的转发与评论量。

    而最让他感到不安与恐惧的,却是在下面的热门评论里面,同时也是转发者之中看到那个金黄色大v的名字。

    苏洛雨。

    内容很简单,连一个字都未予置评。

    她只是艾特了陈慕雨。

    作为圈内人,方楷虽然不清楚,却是明白如今陈慕雨所拥有的恐怖能量的。

    这才让他毫不犹豫地彻底转换了阵营。

    当然,场外这些因素,不论怎样的轰动与复杂,都还影响不到比赛。

    电子竞技,也是竞技。

    这是配合、操作、心态、意识、反应乃至于幕后人员时间心血准备的较量,用最为简单直接的纯粹解说去演绎成败胜负。

    倒数计时来到最后,在被强制退出前,tlr终于在最后时刻确定了最后一个禁用对象。

    “洛!”

    “最后还是扳掉了洛。”

    方楷与姜珞樱一前一后地出声,辛鑫于是继续接了下去,“那看来tlr还是有些担心大舅子会回头继续去打辅助,而且扳掉洛其实也是拆掉了霞洛这个组合嘛。”

    小樱迟疑道:“还是看一下sk这边会一抢什么吧,感觉可以拿的英雄有点多,但是你选了一个后,tlr这边是可以拿两个的,不太好抉择。”

    方楷笑道:“我觉得还是打野吧,卡莉斯塔讲实话没有必要,不管是大舅子还是小雪,其实都用一定英雄池的,大不了还可以换人打嘛。”

    姜珞樱微微蹙着眉头,摇头道:“不太好选,加里奥、卡莉斯塔、酒桶……感觉都是值得一抢的。”

    sk这边确实有些为难,不得不说tlr虽然被sk的变招打得措手不及,但应对的很好,既然我必须要放出来英雄,那我就多放几个,你第一手只能抢一个。

    这是一个抉择的问题。

    “加里奥,酒桶,还有卡莉斯塔,我们先抢一个。”

    这几个英雄在当前版本里表现都不错,值得一抢,这会儿他们要做的是抉择,张三显然一时间也难以直接作出决断,所以征询林轩他们的意思。

    穆挽离笑道:“确定不要拿慎吗?我感觉我这个英雄手感很好哎。”

    第一局打赢后大家心情都不错,林轩闻言也忍不住笑起来,想了想道:“看看有没有备选吧。”

    张恒道:“我还有扎克和雷克赛,应该可以拿吧?”

    林轩也道:“下路其实能拿的比较多,对面没有扳掉多少,要不先拿加里奥吧?”

    刚刚还在跟薛云琪开玩笑的张三皱眉认真想了想,道:“阿离还有虫子、大树作为备选,我们就先拿加里奥,可以吗?”

    张三这样说,显然也是比较倾向于这个决定了,且薛云琪最近熟练度比较高的两个英雄就是加里奥和卡尔玛,其他人自然也没有异议,于是穆挽离直接帮薛云琪锁定了卡尔玛。

    张恒等锁定后问:“他们如果拿卡莉斯塔,我们拿什么来打?”

    张三道:“你可以多帮下,我们还有小奇跟克格莫也没有问题的。”

    林轩这会儿才注意到两人的语气都有些过于认真,忍不住有些奇怪,回头打量了一下,就见张三脸上不见了任何任何刚刚与薛云琪玩笑时候的模样,格外专注与认真,就连以往也会活跃氛围或者说些骚话的张恒,这会儿脸上表情也比较严肃。

    他只是略微一怔,就明白了缘故。

    张三与张恒,一个教练一个打野,都是sk原本的老人。

    他们曾随同sk站立在巅峰,也随同sk一起跌到了深渊,曾经一次次网上攀爬,又一次次摔下。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再摔下去,就再也没有下一次往上爬的机会。

    sk这个名字,将再也不会出现在顶级联赛的名单上,用不了多久,让粉丝们失望透顶直到绝望的他们就会被遗忘掉,被时间的灰尘掩埋。

    第一局,他们不敢太严肃,需要照顾其他人的心情。

    但赢下第一局,他们却反而更紧张了。

    张三刚刚的玩笑,心里却未必就真的如外表看去那样轻松愉快——sk已经连续七次倒在了最后一步,而很嘲讽的是,最终决赛的舞台上,b5的第一局,sk永远都是获胜方。

    而接下来的剧情,让一追三让二追三都发生过。

    总之,sk没有赢过。

    连续输掉了七次。

    lslp都已经消失了,重组改革变成了如今的ldl,一年两次晋级lpl的机会变成了一年一次,他们却始终没能打破这个不知该称为是宿命还是诅咒的东西。

    先赢一局,哪里敢放松?

    反倒更加如临大敌才对!

    “他们抢慎?”

    相对而言,穆挽离林轩他们这几个新人反倒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因此这次说话声把林轩从思索中惊醒过来的人是穆挽离。

    林轩定睛看去,就见对面的tlr已经确定了第一手选人。

    是慎。

    那第二手也就没有悬念了,肯定是打野酒桶。

    “我们拿什么?”

    张三依旧是先询问队员们的意见,林轩这会儿才有些明白过来,张三的这种难以抉择,其实未必就是在衡量或者尊重,而是他已经不自信了。

    倒在这最后一步的次数太多了。

    一次次希望,一次次惨败,备受折磨的不仅仅是粉丝,他这个始终坚守在sk阵容里的人,包括张恒、任帆、徐一晨……他们所承受的压力都要更多。

    张三已经没有自信了,唯恐这一次又会失败,所以他需要从队员那里得到信任或者支撑。

    脑海中电光火石间掠过这些想法,林轩抢在其他人之前开口说道:“卡莉斯塔和牛头。”

    没有征询的语气。

    精神紧绷,全部都专注在比赛中的张三与张恒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倒是江映雪和薛云琪先后看了眼林轩,微有些奇怪。

    张三还是问:“你们觉得呢?”

    江映雪和薛云琪没出声,穆挽离道:“可以啊。”

    “那选吧。”

    张三先开口说了声,随后才又响起来,问:“牛头……你打,还是小雪来打?”

    林轩道:“小雪还是打辅助吧,卡莉斯塔体系里面,还是卡莉斯塔大招找机会,这方面我比她厉害。”

    江映雪又瞥他一眼。

    林轩回头看她,很无辜的表情,“你看我干嘛?”

    江映雪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

    穆挽离忍不住笑了一声,以往肯定会笑的张恒却没声音,张三也只是说道:“那就选卡莉斯塔和牛头吧。”

    “嗯。”

    张恒应了一声,然后锁定了卡莉斯塔,薛云琪则紧跟着拿下了牛头。

    “sk直接拿下了下路组合,没有拿打野?”

    “这样第二轮肯定都要被扳啊。”

    三个解说都有些意外,这个版本里面打野的重要性太大了,而猪妹已经被扳掉,酒桶被抢,现在sk居然第一轮直接放弃了打野,接下来tlr毫无疑问地会针对打野。

    这样的话,张恒会打得很难受。

    解说都明白的事情,张三与林轩他们自然也能看得出来,张恒并未说什么,倒是张三叮嘱道:“我们先看他们扳什么,不论选到什么,张恒你记得,节奏由下路来带,你要做的就是帮助下路从对线中解放出来,越早越好。”

    张恒又“嗯”了一声。

    林轩笑了笑,正要开口安慰,却破天荒地听江映雪主动开口:“放心吧。”

    队内语音里面很难得地安静了好几秒钟。

    今天一更,接下来的剧情差不多理清了,明天应该可以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