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如意小郎君 第七十五章 速破命案

第七十五章 速破命案

作品:《如意小郎君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为了不让小如和小意失望,为了不让唐妖精看扁,更为了他的终身幸福,唐宁一大早起来,锻炼完毕之后,就捧着一本书学习古文的章法。

    唐夭夭坐在墙头,诧异道:“州试不是都结束了,你还看什么书?”

    唐宁抬头看着她,问道:“活到老,学到老,听过没有?”

    “没有。”唐夭夭摇头说道。

    唐夭夭当然没有听过,因为这句话是古雅典诗人梭伦说的。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这句话听过吧?”唐宁看了她一眼,说道:“更何况,州试结束了,还有会试和殿试……”

    他已经看明白了,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什么都靠不住,只有手上的书籍永恒,看一页有一页的收获。

    要实现人生梦想和幸福生活,还得多读书。

    唐夭夭从墙头跳下来,说道:“要是每天除了读书就是读书,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唐宁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于是他放下书,看着唐夭夭,说道:“你说得对,读书也要劳逸结合,我们出去走走吧。”

    唐夭夭不确信道:“我们?”

    唐宁点了点头。

    唐夭夭问道:“小意呢?”

    唐宁解释道:“她去和小如看铺子了,不在家。”

    出门当然要带唐夭夭而是不是钟意,万一真的遇到危险,是他保护钟意,还是钟意保护他呢?

    和唐夭夭一起出门,就没有这样的顾虑。

    事情其实没有唐宁想象的这么严重,科举改制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是几个人嚷嚷着要改就能改,这其中牵扯甚大,利益相关甚多。

    灵州的读书人最多在心里记恨他,倒是不会上升到肢体冲突,更何况,也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他和唐夭夭一起出门,路过包子铺的时候,买了一堆包子。

    唐夭夭诧异道:“你买这么多包子干什么,吃的完吗?”

    “有用。”店铺伙计用几张巨大的荷叶将包子包起来,唐宁用两只手拎着,走向了不远处的一条小巷。

    巷口的一名乞丐看到他,立刻来了精神,起身道:“公子,您有好些天没来了!”

    唐宁这些天忙着州试,没有时间出来,更何况,他早就告诉过这些乞丐,一有那个小乞丐的消息,就去钟府告诉他,这么多天都没什么动静,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结果。

    他将那些包子递给那名乞丐,说道:“拿去分了吧。”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几名乞丐立刻跑过来,将荷叶包着的包子哄抢一空。

    唐夭夭用诧异的目光望着他,以前她就听晴儿说,他经常接济一些乞丐,和那些乞丐聊天……

    不久之前,他还因此怀疑他的脑袋来着。

    街边的一处茶馆,宋千放下茶杯,抿了口茶,说道:“这位唐解元年纪轻轻,心地却是难得善良。”

    方鸿看了看某个方向,问道:“宋兄要不随我去打个招呼?”

    宋千摇了摇头,说道:“不急,待到鹿鸣宴上,有的是时间。”

    从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唐宁的心情有些失落。

    距离他来到这里,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那个小乞丐,就像是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一样。

    唐宁并不知道,他是离开了灵州城,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欠他的那一只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给他?

    唐夭夭有些奇怪,他很少见唐宁露出这样的表情,哪怕是州试第三场结束,他表现出来的,更多是一种平静和满不在乎,绝不是这种失落……

    仔细想想,自她认识他以来,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被他放在心上的……,她看了看唐宁,更加确信的觉得,他的身上,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心里的好奇越发深了。

    “快走!”

    “老实点!”

    街道之上,忽然传来了两道厉呵的声音,唐宁和唐夭夭转过头,看到两名捕快押着一名衣衫褴褛的乞丐,走在街道上。

    唐宁看了看他们,随口问道:“怎么回事?”

    “姑爷,唐姑娘。”一名衙役看了看他们,行了一礼,然后看着那乞丐,厌恶道:“偷东西被人当街抓住了,这家伙隔几天就要偷一次,这一次非得让他在大牢里多待几天不可!”

    唐夭夭看了看那乞丐,皱眉道:“有手有脚的,哪怕乞讨也行,为什么要偷东西?”

    “姑娘此言差矣。”那乞丐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唐宁,说道:“人生就像一场戏,他演金童,你演玉女,有的人演官,有的人演贼,人人都想演官,可总要有人演贼的……”

    这乞丐可能是哲学系毕业的,唐宁不由的多看了他两眼,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乱。

    彭琛带着两名衙役快步的穿过人群,那两名捕快怔了怔,问道:“头儿,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报案,城外发生了一桩人命案子,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过来……”彭琛飞快的说了一句,就匆匆的向前面走去。

    人命案子自然要比盗窃罪严重的多,一名捕快瞥了那乞丐一眼,冷哼一声:“这次先放过你!”

    唐夭夭扯了扯唐宁的袖子,小声道:“去看看!”

    她向来喜欢凑热闹,唐宁被她拽着,很快就赶上了彭琛。

    茶楼之内,两道身影站了起来。

    “人命案子……”宋千拇指和食指缓缓的摩挲着,说道:“去看看。”

    ……

    命案的发生地点是城外的一处溪边,今日一早,来溪边打水的农户发现了溺死在水中的一具尸体。

    唐夭夭不敢看尸体,拉着唐宁远远的躲在一边。

    不一会儿,彭琛走过来,沉着脸道:“是具女尸,尸体的身份已经辨认出来了,现在去叫她的亲属过来确认。”

    唐夭夭自然不敢留在这里,拉着唐宁和彭琛赶往溪边的某村。

    捕快刚刚进村,听说村子死了人,整个村子立刻便炸开了锅。

    “那婆姨平日里可是凶得很呐,怎么说死就死了!”

    “平日里只有她害人,谁能害了她啊!”

    “昨儿个才见到她了,才一晚上,这人怎么就死了呢……”

    在村民的带领下,几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破落的院门前。

    彭琛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

    看到捕快的时候,他愣了一下,随后便大声道:“干什么?”

    唐宁捕捉到了那男人看到官差的时候,脸色迅速闪过的一丝不自然。

    彭琛正要开口,唐宁上前一步,说道:“我们发现了一具尸首,怀疑死者是你的妻子,需要你立刻去现场辨认。”

    “什么!”那男子面色大变,难以置信道:“我家娘子怎么了?”

    唐宁挥了挥手,将他从院内拽出来,高声说道:“时间紧急,你赶快去案发现场,那里有捕快在等你。”

    “娘子啊……”中年男子回过神来之后,恸哭一声,撒腿便向村外跑去。

    人群之中,方鸿摇了摇头,说道:“此案无头无尾的,钟县令怕是又要头疼了……”

    宋千回头看了看那男人消失的方向,摇头道:“此案不是已经破了吗?”

    “什么?”方鸿一脸诧异的望向宋千。

    宋千的目光却是望向唐宁,脸上浮现出一丝异色,赞叹道:“不愧是唐解元!”

    院门口处,唐宁看了看彭琛,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

    彭琛疑惑的看着他:“我应该干什么?”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