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如意小郎君 第两百九十七章 少女赵蔓之烦恼

第两百九十七章 少女赵蔓之烦恼

作品:《如意小郎君

    “不巧。”

    赵蔓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说道:“看到你我才过来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这里啊……”唐宁左右四顾,看着四周青色的宫墙,说道:“我在这里看风景,这里风景还不错。”

    好在赵蔓没有再拆穿他,问道:“你的麻烦怎么样了,解决了吗?”

    唐宁点头道:“多谢公主关心,已经解决了。”

    他目光望着宫门口的方向,刚才陈皇封了小意一个六品敕命,小如一个七品敕命,他正打算回去和她们分享分享,没想到路上居然遇到了嘤嘤公主。

    赵蔓看着他,问道:“你有急事要回去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是有些急事。”

    赵蔓想了想,说道:“那我送你出去吧。”

    唐宁急忙道:“公主身份尊贵,怎么能……”

    赵蔓挥了挥手,说道:“反正我也想走走。”

    这里距宫门还有一段距离,唐宁和她走在路上,今天的赵蔓有些奇怪,也不嘤嘤嘤了,也不说话,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低着头踢踏着步子。

    哪个少女没有一点儿心事,或许是遇到了每个月不方便的那几天,过几天就好了。

    “唐凝凝。”赵蔓走着走着,忽然转头看着他。

    “嗯?”唐宁心中正在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把小如和小意从敕命变成诰命,随口应了一声。

    赵蔓有些发怔的问道:“你爹对你好吗?”

    “我没爹。”唐宁看着她,说道:“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爹。”

    赵蔓这才想起来他的身世,急忙道歉:“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唐宁挥了挥手,表示并不在意。

    比起上学时那些同龄人充满讥讽和嘲笑的眼神,或是故意取笑的话语,赵嘤嘤看上去发自内心的真诚道歉,某一瞬间,让唐宁觉得她刁蛮之余,其实还挺可爱的。

    “我很小的时候,母妃也去世了。”想起来唐宁和她有着相同的身世,赵蔓看向他的眼神就充满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唐宁耸耸肩,说道:“公主还有陛下,陛下对你多好。”

    凭心而论,他也觉得陈皇对赵嘤嘤挺溺爱的,连出宫都带着她,皇室的所有公主中,有这个待遇的,只有她一人。

    “我那天不小心听到父皇和丞相议事。”赵蔓小声道:“父皇要把我嫁到楚国。”

    想到那天她躲在柱子后面听到的那些话,赵蔓的眼眶有些发红。

    本来是想给父皇一个惊喜,结果她一个人靠在柱子上,发呆到深夜。

    “啊?”唐宁看着她,惊讶道:“竟有此事?”

    陈楚两国以前处在蜜月期的时候,互嫁公主不是稀罕事,楚国还弱小之时,陈国公主嫁过去,便是一国之母,楚国公主嫁过来,地位也不低,如今的两国皇室,血脉其实已经互相融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皇的血液中,也有一部分楚国皇室的血脉。

    唐宁当初吓唬赵蔓的时候,只是随口一说,她有嫁到楚国的可能,没想到这一口毒奶居然真的发作了。

    原来赵嘤嘤是因为这件事情闷闷不乐,唐宁看着她,安慰道:“其实公主也不用担心,你知道你嫁到楚国,是要嫁给谁吗?”

    赵蔓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唐宁解释道:“我们陈国公主要是嫁到楚国,一定是嫁给楚国皇子,而当今的楚皇,只有一位皇子,就是楚国太子。”

    赵蔓瞥了瞥嘴,说道:“我才不想嫁给楚国太子。”

    “公主先别急。”唐宁仔细的为她解释道:“陛下是不会让你当侧妃的,可是,楚国太子的正妃以后会是楚国皇后,母仪天下,现在的楚国已经不比陈国弱小,公主觉得,楚国皇室会允许一个异国公主做他们的皇后吗?”

    赵蔓想了想,眼前一亮,问道:“你是说,就是父皇想让我嫁过去,楚国也不会同意,这样一来,我还是不用嫁了!”

    唐宁点了点头,除非楚国皇室脑子抽了,在国家综合实力蒸蒸日上,马上就要从小弟翻身当大哥的时候,自甘屈居人下,让异国公主做皇后,自古以来,这是只有弱国才会采取的做法。

    “哈哈,我不用嫁了!”赵蔓情绪瞬间便高涨起来,说道:“姓唐的,我就送你到这里,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回宫打麻将!”

    唐宁看着她绝尘而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女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刚才诉说委屈的时候叫他唐凝凝,一转眼就变成“姓唐的”,翻脸无情,穿上衣服不认人,枉他刚才为了开导她做了那么久的知心姐姐……

    在路上和赵蔓耽搁了一会儿,回到家时,府上已经炸锅了。

    圣旨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封赏小意和小如的圣旨在唐宁之前就到了府上,连岳父岳母都受到了惊动,匆匆赶来。

    无论是封官还是还是封爵,都是要有俸禄的,这些年国库空虚,朝廷对于封赏很是吝啬,非大功者不授,对于诰命和敕命的封赏,自十余年前皇后亡故之后,就更加稀少了。

    琴棋书画看着她们身上穿着的敕命制服,一脸羡慕,府上的丫鬟下人们更是喜气洋洋,与有荣焉。

    “相公,你回来了……”

    小如和小意走到他的身边,还有些手足无措,唐宁轻轻拍了拍她们的手背,说道:“这些都是相公替你们挣下的,放心受着吧。”

    看着女儿身上的敕命服,陈玉贤很隐晦的看了钟明礼一眼,钟明礼低下头,小声道:“以后会有的,以后会有的……”

    从今天起,小如和小意才算是真正迈进了命妇行列,唐宁升官之时,她们的品级也会相应提升。

    唐夭夭抱着剑站在一旁看热闹,某一刻,走到唐宁身边,小声道:“她们的这件衣服挺漂亮的,什么时候也送我一套?”

    唐宁费了一番口舌,才和唐夭夭说清楚,这两件衣服不是想送就送的。

    只有朝廷封赏的命妇才能穿戴,其他人穿了就是逾制,要抓去坐牢的。

    除非她能像小如和小意一样嫁得好,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毕竟这年头,像这样的好人家不多了。

    钱尚书放了他长假,但他今天还得去户部一趟,收拾东西之余,也要办一下请假手续。

    方哲不在,只有韩侍郎在值房中。

    韩明看了看手中的纸笺,诧异道:“唐主事要请这么久的病假?”

    唐宁点头道:“身体不适,回家休养一些时日。”

    “唐主事是国之栋梁,身体要紧。”韩明在纸笺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说道:“还未恭喜唐主事,两位夫人获封敕命,自娘娘亡故之后,陛下就很少再封命妇了,足见陛下对于唐主事的恩宠……”

    唐宁看着韩明桌上的餐盒,盒中是馒头和咸菜。

    他看了看韩侍郎,诧异道:“韩大人中午就吃这个?”

    韩明点了点头,问道:“怎么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想不到韩大人身为户部侍郎,身居高位,平日里居然如此俭朴,实在是我辈楷模。”

    韩明笑了笑,说道:“为官者,要从自己做起,官员们省下一些,百姓那里就会多出一些。”

    “韩大人勤俭,下官佩服。”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偶尔奢侈奢侈,也无伤大雅,韩大人这些天还是多吃点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