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职武神 百二三、花月山的一窝女妖怪(二)

百二三、花月山的一窝女妖怪(二)

作品:《全职武神

    “尔等怎知我武功之奥妙……”

    虞文辉把一对镔铁黄瓜锤交付右手,空出左手来,顺手一拍,玄冥神掌使出,顿时把冲到切近的一头女妖怪击毙。他的震天十八锤就是银样蜡枪头,玄冥神掌才是实打实的看家本领,这些女妖怪已经冲到切近,就能伤得了他,当真勇气可嘉,想的太美。

    虞文辉玄冥神掌使出,数招内就清了场子,他收拾了所获,转换了另外一处地方。

    花月山的女妖怪是真多……

    古老家族的人口本来就不多,进入全职武神的玩家更少,散落在比整个中国还要辽阔太多的地图上,简直每个地方都人烟寥寥。除了几个聚居点,整个全职武神的大地图,几乎都是渺无人烟的样子,所以纵然是青羊宫附近的热门练级区,也都是没几个玩家。

    不要说玩家了,人族NPC的人数也就比玩家多个十几倍,总共千多万的人口,全职武神的大地图,可称的上遍地是妖怪,只不过原本虞文辉活动范围狭窄,又总在副本中,所以遇到的妖怪才很少。

    花月山这种五星练级区,不管是玩家还是人族npc都不会有多少人够资格来修行,因为没有人,所以女妖怪们繁衍的十分昌盛。

    虞文辉连续遇到了两三窝女妖怪,很快就达成了“女妖怪百人斩”这种辉煌的成就。

    系统给了提示:您已经干死了一百名女妖怪,请再接再厉……虞文辉愣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跑去一些不可描述的场地,做了什么不正经的事儿。

    虞文辉杀了百多头女妖怪,已经算是深入了花月山,他还未消停多一会儿,就忽然听得头顶有妖风呼啸,一团黑云猛然罩落下来。

    “哦!居然会武功了。”

    虞文辉刚才杀了那么多女妖怪,但一头会武功的都没有,他也没有捡到哪怕是半张武功卡,尽管……妖族的武功卡他也不大能用的上。

    只要是人类,人族的武功就可以装配,但是妖族可就麻烦大了,不同种族的妖怪,经脉都不一样,根本不能修行其他种族的武功。比如他的玄阴白骨大擒拿,除了骨精,其他妖怪都不能修炼,百骨人魔除了玄阴白骨大擒拿这类的本族武功,哪怕是素级的流星剑法,飞雪枪法都不能用。所以,虞文辉也没觉得,战利品缺少妖族武功卡是怎么一会事儿。

    他就是忽然遇到了会武功的妖怪,略觉有些惊喜。

    要知道……大多数妖怪身体比人类强横,但整体实力却并不会比人类更强,就是因为缺乏能够修炼的武功。

    这也算是全职武神的基础设定!

    虞文辉不敢卖弄自己的一对镔铁黄瓜锤,把双锤挂在了五花骢上,双掌一高一低,横空拍出。

    来袭的妖怪虽然强横,也略通武功,但还远不及他的玄冥神掌修为高深。尤其是他现在所用的猛将,也是熊虎之士的底子,并不像原体和白衣秀士那种弱鸡,硬生生的跟扑来的妖怪对了一掌。

    这头妖怪惊叫一声,竟尔落在了地上,全身如筛寒糠!

    玄冥乃是北方水神之号,所以玄冥神掌至阴至寒,内劲之中有一股凌厉无匹寒毒,专破一切内家真气。

    这头妖怪本身修为不及虞文辉,跟他硬拼了一掌,已是被寒毒侵入五脏六腑,一个照面就受了重伤。尽管这个女妖怪生的颇美貌,虞文辉也没得兴趣关心一句,嘘寒问暖一声,重新提起来镔铁黄瓜锤兜头砸下,顿时把这头美貌的女妖怪打得香消玉殒。

    这头女妖怪被他生生击毙,便有两张卡片飘落,虞文辉捡拾起来,却是一张桂树妖,还有一张黑云大擒拿第三式。只是有些古怪的是,系统显示:这张黑云大擒拿却跟桂树妖不大匹配。

    虞文辉也没得细细思索,随手收了这两张卡,任意选了一个方向,继续寻找女妖怪厮杀。

    他在花月山兜了两三个小时,积累的经验倒是让玄冥神掌提升了一级,如今已经是五星五十二级。他这套玄冥神掌原本就突破了五十一级,已经积攒了些升级经验,若不然绝无可能这么短时间就再升一级。五十级以上想要升一级,就算在花月山这种最合适练级的地方,也要几天时间才有的可能。

    虞文辉也颇开心,他是准备在这里把玄冥神掌练至六星满级,也就是玄冥神掌最高境界。有了一套六星满级的武功,他就可以借助这套武功来搭配小精元诀,积攒足够的经验卡,方便给其他武功卡提升等级。

    花月山草木之精的妖怪多,所以山林树木也繁茂,虞文辉刚刚穿过了一座树林,就又见前方还有一座树林,不由得感慨一声:“不知道这一窝女妖怪又是什么品种。”

    虞文辉也不知道植物学家,日常的蔬菜水果,玫瑰月季他还是认得,但稍微超纲的植物,他就基本抓虾!故而他并不认得前面这座树林,究竟是什么林子,反正仗着自己有鸟,什么林子他都赶紧去。

    虞文辉刚闯入这座林子,就见黑压压一片的女妖精……

    这些女妖怪尽皆一身黑纱,就是又轻又薄又透,穿上跟没穿一样的那种,相貌个个冷艳,身材高挑,黑纱笼罩下曼妙的酮体若隐若现,比全不着衣,还更增几分诱惑。

    唯一让虞文辉意外的是,这群女妖怪之中,居然还有一个妖王,她看起来比寻常女妖怪更漂亮些,脑后有细细的枝杈,编成了冠璎,墨绿色的叶子生长在枝杈编织的冠璎上,倍添积分情趣。

    虞文辉把镔铁黄瓜锤一指,喝道:“你们是什么妖怪?”

    为首的女妖王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小贼,上了花月山就残杀无数无辜姐妹,可还有良知?平日里那些道士来了,也就是抢几个姐妹回去养着,我等虽然不忍,但念及那些道士也就是戳戳树洞,还可以忍受,哪里像你这等伤生害命?”

    虞文辉脑子轰得一下子,不觉得念叨:“戳戳树洞……植物系的女妖怪还能这么玩咩?这些道士好生有创意!”

    为首的女妖王见这厮毫无悔意,反而有些沾沾自喜,顿时气愤填膺,喝道:“姐妹们!杀了这祸害,埋在我们根脚下,充作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