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斗破苍穹 萧玄魂天帝篇

萧玄魂天帝篇

作品:《斗破苍穹

    斗气大陆,中州,萧界。

    族长萧玄,坐在大厅最上首,一袭淡青色长袍,俊逸的脸庞上嘴唇微呡,脸上掠过一丝担忧,一对漆黑双瞳如同黑洞般深邃,彰显睿智。

    “族长,那魂族欺人太甚,近两日,又有数名子弟遭到暗算。”坐在下首中的一名中年男子面带怒气道。

    另一名男子紧随其后开口道:“魂族气焰嚣张,叫嚣着要夺取其他七族的‘陀舍古帝玉’,更是欺我萧族血脉衰竭,竟如此明目张胆,实在可恶。”

    坐在最上首的萧玄眼眸微敛,沉默不语。

    萧族、古族、魂族、炎族、药族、石族、灵族、雷族,这八族便是远古八族,已经存在了无数年,是斗气大陆上实力最为强横的八股势力。

    八族都曾拥有斗帝血脉,天赋恐怖,强者如云。但是现在各族的超级强者,最高也只是九星斗圣巅峰。而自从斗气大陆最后一位斗帝“陀舍古帝”神秘消失,这斗气大陆再无一人能够晋升斗帝。

    这“陀舍古帝”乃是古族之人,他留下了一座存在于虚无空间的斗帝洞府,洞府内有可助人突破至斗帝境界的本源帝气和帝品雏丹。

    开启洞府的钥匙是一块神奇的玉石,被称为“陀舍古帝玉”,玉石碎成八块,八族各执一块,若是有人能集合八块碎片,便可打开斗帝遗迹。

    于是,“陀舍古帝玉”便成了各族的争抢目标,远古八族多年来争斗不休。

    八族之中,魂族气焰最为嚣张,而血脉之力衰竭尤为厉害的萧族,便成了魂族的首要目标。

    萧族本有斗帝血脉,但多年来血脉衰竭,族内众人实力大跌。在不远的将来,也许萧族会衰败成斗气大陆一支平庸的族群。

    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便是族内再出现一位斗帝,使得血脉延续,萧族复兴。

    萧玄心知,自己只差半步便可成就斗帝,可那半步,却如同天壑,极难跨越。

    “族长,我萧族已到了生死关头,若再这般下去,被魂族吞噬是早晚之事,只有您突破至斗帝,萧族血脉才能得以延续啊。”萧族大长老萧空开口说道,掷地有声。

    其他人听到萧空的话,皆是一震,的确,萧族血脉之力衰弱得非常厉害,若再不搏一搏,只怕萧族就要在斗气大陆除名了。

    “大长老,你可曾想过失败的后果?”萧族三长老萧浩,也就是一开始痛斥魂族的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若成了,萧族再出一位斗帝,血脉之力得以延续;若败了,无论是成为废人还是身死,与被魂族吞噬又有何不同?与其成为魂族走狗,不如为了萧族的未来,拼上一把。”萧空捻了捻花白胡子,正声说道。

    “大长老说得对,我萧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无论成败,我等皆能承受。”一人话毕,其他人也异口同声的赞成。

    萧玄静静的看着萧空他们,在他们脸上,有着憧憬,也有着释然,萧族血脉之力衰弱带来的危机,已是迫在眉睫,没有余地,也没有退路,萧族已然无路可退了。

    只是……

    ……

    斗气大陆,古界与萧界交界之处,天墓。

    各族的斗圣强者以特殊能力构建了奇特空间,名为“界”,地域宽广,并且不断扩张。其中萧族的“萧界”与古族的“古界”相毗邻,而天墓正是处于两族交界之处的一个神奇地域。

    苍茫的灰褐色大地上,淡淡的能量雾气伴随着轻风缓慢飘动,朦胧的世界给人一种分外神秘的感觉,在这种寂寥的世界里,仿佛连时间都失去了概念。

    一阵能量波动散开,无数身影出现在了这片大地的某一处,在族长萧玄的带领之下,萧族大部分人跟随着萧玄进入“天墓”之中。

    而萧族的大规模出现,也惊动了古族之人。

    古族族长古元闻讯,带人匆匆赶了过来。

    “萧玄兄,你带着如此之多的族人来到天墓,不知所为何事?”古元与萧玄是多年的好友,交情莫逆。但作为族长,肩负族群安危的重责,此刻也是惊疑不定。

    萧玄也不遮掩,坦言道:“我们八族虽都有斗帝血脉,但随着岁月流转,血脉开始衰竭。你也知道,我萧族血脉枯竭最为严重,所以……”

    虽然早已知晓萧族近况,但从萧玄口中说出,古元心中仍不免有些悲凉。

    “……我族已决定破釜沉舟,集全族血脉之力助我冲击斗帝。”说到全族孤注一掷的决定时,萧玄微顿了下,声音却铿锵有力。

    古元心神俱震,目光从萧玄身上转到了他身后的萧族之人身上,他们目光坚定,神色决绝,心中微微叹息,想不到萧族竟已到了这般境地。

    “选择在天墓冲击斗帝,可有缘由?”古元收敛心神,问道。

    萧玄微微一笑,“自然,天墓中有远古时期残留的源气阵法,激发之后,会极大增加晋升仪式的成功率。”

    古元点点头,想了想道:“以源气阵法帮助晋升,的确是个好办法。萧玄兄,天墓位于两族交界,实为两族共享,你虽对我古族有恩,但涉及天墓,只怕古族有人会生意见……不若你将‘陀舍古帝玉’交予我族,我可代表古族允许你们进入天墓举行晋升仪式。”

    陀舍古帝玉?!萧玄心知陀舍古帝玉在八族中的份量,也知道它关系着斗帝洞府的秘藏。

    但眼下萧族延续血脉刻不容缓,若自己成功晋级斗帝,那陀舍古帝玉自是无用;倘若冲击斗帝失败,那陀舍古帝玉便会成为覆灭萧族的火引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好,我萧族愿将陀舍古帝玉赠予古族,但必须要在晋升仪式之后。”萧玄正声道。

    有了萧玄的承诺,古元展露笑颜,点头道:“萧玄兄,我古元预祝你成功晋升斗帝。至于陀舍古帝玉,日后我自会派人来取。”

    “一言为定。”萧玄点头,而后郑重其事的朝古元拱手道:“古元兄,若我……晋级失败,还请古元兄代我照顾萧族族人一二。”

    古元拱手还礼,“萧玄兄放心。”

    萧玄心中石头也是落了大半,两人互道一声珍重,萧玄带着族人往天墓深处行去。事涉萧族秘法,古族不便旁观,于是,古元带人离开了天墓。

    天墓深处,萧玄带着族人寻到了那处源气阵法,萧族族人便开始筹备晋级仪式。

    在苍茫的空间中,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但此刻,天墓深处却出现了另一群人。

    淡淡的能量雾气中,一道身影从漩涡中出现。

    一袭白袍,面容俊秀,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双瞳明亮异常,能够洞穿人心一般,初看此人,如书生般的儒雅。

    然而,就是这位看上去如书生般儒雅柔弱的男子,在他出现的霎那,却让平静无波的萧玄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魂天帝,你来作甚?”

    来人正是远古八族之一魂族的族长,魂天帝!

    魂天帝出现后,在其身后的漩涡中,又有无数道黑色身影走出,裹挟着森冷黑雾,气势如虹。

    “当然是来观看萧族族长晋升斗帝喽,顺便求取陀舍古帝玉。”魂天帝面白无须的脸上,带着优雅从容的笑。

    “八族各执一块,我萧族的岂会拱手想让。”萧玄沉声拒绝,就算没有答应古元晋升仪式后将“陀舍古帝玉”赠予古族,他也断然不会将“陀舍古帝玉”交给死敌魂族。

    面对萧玄的拒绝,魂天帝面不改色的笑了下,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萧玄是不会轻易将“陀舍古帝玉”交出来的,便用一种循循善诱的口气道:“你可知道斗气大陆这么多年为何无人晋升斗帝吗?”

    萧玄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看着魂天帝。

    魂天帝本就不指望萧玄会回答他的话,便自顾自地接下去说道:“因为斗气大陆缺少了源气,而源气则是晋升斗帝的关键!”

    “我知道你们萧族打算孤注一掷,但是,你们可曾想过,斗气大陆已然没有源气,就算你们集合萧族的血脉之力拼死一搏,也不会搏出个什么来的,”魂天帝扫了眼远处忙碌的萧族人,声音阴柔,带着几分蛊惑,“萧玄,难道你要让整个萧族给你陪葬?”

    萧玄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源气的秘密?萧族如今这般境地,早就没有退路了,放手一搏便是。”

    魂天帝连连摇头叹息,一脸的痛心疾首,“你怎么这么死脑筋,若你将陀舍古帝玉交出来,待我集齐八块,打开斗帝遗迹,里面的本源帝气和帝品雏丹便可助你我晋升斗帝,何苦这般赌上全族人的性命呢?!”

    “魂天帝,我等七族谁看不出你和魂族的狼子野心。今日,你巧言令色,不过是要骗取陀舍古帝玉。还有,你此次前来,难道不是为了阻止我晋级?!何必东拉西扯。”萧玄毫不掩饰的表现出对魂天帝及魂族的厌恶。

    见萧玄说破自己的目的,魂天帝也不恼,只是笑眯眯的开口道:“这世上九星斗圣最强者仅我们五人,距离斗帝,都只差临门一脚。而你萧玄是我们五人里天赋最高,也最有希望晋升斗帝的。今日,我魂族便要全灭你萧族。”

    魂天帝缓缓道:“斗帝,只可能是我!”

    “砰!”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从天墓外围响起,剧烈的震动令得地面也跟着颤了一颤,显然天墓外围已经打起来了。

    “古族已然被拦住了!现在,听我号令,灭杀萧族!”

    魂天帝身后的数百人也随着那一声巨响四散而开,同魂天帝一起,隐隐的将萧玄围困在了其中,打算联手击杀萧玄,抢夺“陀舍古帝玉”。

    而另一侧,黑袍罩身的魂族族人纷纷在能量雾气中出现,开始攻击萧族族人。

    魂天帝数人同时出手,森冷彻骨的杀意弥漫天地,仿佛连空气都在此刻凝固了下来,本就显得死寂的灰褐色大地上,更是变得如同严冬一般,透着令人心寒的冰冷。

    萧玄身形未动,眼神凌厉,暴喝出声,“天火三玄变!”

    心念一动间,整个人的气息节节暴涨,本就是九星斗圣巅峰的他,此刻的气息更是达到了一个顶点,就算魂天帝数人联手,都难以将其压制。

    血海滔天,弥漫天际,魂天帝眼中的猩红在此刻变得浓郁了许多,他脚步猛的一步踏出。

    “轰!”

    随着他这一步踏出,整个天地都颤抖了起来,而那滔天血海也是疯狂翻涌,直接化为数万丈庞大的血浪,狠狠的向着萧玄卷去。

    在那高达数万丈的血浪之下,萧玄的身形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

    只见萧玄手掌抬起,一拳轰出,拳风化成紫红火焰,如火凤凰般,发出一声长唳,便冲向了万丈血浪。

    血浪与火凤凰撞击在了一起,似乎天地都沉寂了下来,只是一个刹那,天地颤抖,血浪化成血雨,倒卷而回。

    魂天帝后退半步,继而笑道:“厉害!可即便你一人能抵挡我们数人,但你回头看看你的族人,能否挡住我魂族大军?哈哈哈……”

    (下)

    黑雾翻滚,无数的魂族大军涌出,宛如蝗虫过境,直扑向忙碌筹备晋升仪式的萧族族人而去。

    在人数悬殊的情况下,萧族的抵抗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而萧玄这边,已被魂天帝以及身后数人死死缠住,无法抽身前去支援。

    弥漫的黑云中传出哗啦啦的锁链之声,只听得嗤嗤之声响起,无数道黑色锁链从黑云中射出,飞快在天空上构建成一方天罗之网。

    锁链之上,黑炎翻腾,一张张狰狞脸庞凝实显现,不断的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

    “轰轰轰!”

    魂天帝等人打算用黑网将萧玄困在其中,再联手将之斩杀。

    黑网成形,当头罩下,萧玄一指点出,一道赤红火光从其指尖涌现,化成一道火龙。

    火龙发出一声龙吟,狠狠撞向黑网。

    黑网上一张张狰狞脸庞发出更加凄厉尖锐的的叫声,而后直接被火龙灼烧成了黑雾,消散在天地间。

    而黑网更是被火龙撞击得七零八落,四散而开。

    萧玄一步跨出,出现在一名魂族斗圣强者身后,一拳轰出,将面前一名六星斗圣的魂族强者身体打成了一团血雾。

    纤长有力的手指探进血雾中,一握之下,将其中残留的灵魂也蒸发成了虚无。

    “嗤!”

    就在萧玄刚刚击杀这名魂族斗圣强者时,其身后空间突然一阵波动,浓郁的黑炎暴涌而出,化为一根黑矛,狠狠刺向萧玄的后脑勺。

    “铛!”

    就在黑矛距离萧玄脑袋数公分时,被弹射而开。

    “魂天帝,你们魂族只会干些蝇营狗苟之事。”萧玄偏头,目光看向那一袭白袍的男子,讥笑出声。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黑炎翻腾,魂天帝眼中的猩红变得更加浓郁。

    “好一个成王败寇!”闻言,萧玄冰冷的脸庞上,嘴角微扬,冷笑连连。

    魂天帝手掌一抖,浓郁的黑炎直接化成一条百丈的锁链,如同毒蛇一般,刁钻的暴射向萧玄。

    “碎!”

    随着萧玄一声碎出口,一股无法形容的灵魂波动席卷而出,那黑炎化成的锁链瞬间崩溃而去,甚至连上面的黑炎都变得黯淡无光。

    萧玄一步跨出,出现在另一名魂族斗圣强者身前,一指点出,直接穿透了那名七星斗圣浑身缭绕的黑炎,落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砰!”

    低沉的闷响中,那名魂族七星斗圣强者的身体陡然僵硬,周身黑炎瞬间消散,露出其中那干枯的身体,他的额头上没有什么伤痕,但双眼却变得空洞,他的灵魂在那一指下,彻底化为虚无。

    萧玄一指击杀了一名七星斗圣强者,这令魂天帝数人都有些心惊。

    击杀了魂族两名斗圣强者后,萧玄顺利突围,身影出现在了被魂族大军围攻的萧族族人之中。

    “族长!”

    萧玄的出现令得萧族众人眼眶发红,更是惊呼出声。

    淡青长袍无风自动,萧玄双手握拳,额间火纹浮现。

    霎那间,滔天火焰涌出,仿佛要连这片天地都焚烧了去一般,最后化成滚滚火海,席卷向魂族大军。

    滚滚火海吞噬了无数魂族精英,却无法吞噬所有的魂族大军,萧玄咬牙,火凤凰再次出现,带出一片滔天火海,再次席卷向魂族大军。

    火海中,无数魂族大军化做烟尘,火海外,萧族子弟一刻不曾松懈,与魂族的战斗中,甚至不忘小心保护晋升大阵。

    两次的大范围攻击,加上之前与魂天帝数人的缠斗,萧玄的身体已然出现了透支,眼下,魂族大军如蝗虫般,再次铺天盖地而来,而萧族族人却如虫海中的一叶浮萍,独木难支!

    大长老萧空已经看出了萧玄的困境,一拳挥退逼近的两名魂族精英,飞快的靠近了萧玄。

    “族长,速速开启晋升仪式,别再拖延,再拖下去就灭族了。”萧空面色凝重道。

    萧玄迟疑,看着困在魂族大军中鏖战的萧族族人,摇头,“我带你们走,晋升之事回头再议。”

    “族长,晋升大阵已准备妥当,岂可再议?此次魂族大举来袭,我萧族已是元气大伤,若再不争上一争,怎对得起那些战死的族人!”萧空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焦急的劝说道。

    萧玄抬首,他看到身陷魂族大军中一名身握长刀的黑发少年,他记得那名叫萧乐和的少年,脸上总是带着憨厚的笑,每次看到自己的时候,双瞳亮的犹如星辰。

    此时的萧乐和,手中长刀舞得虎虎生风,而他的另一侧,手臂齐肩而断,鲜血浸湿了衣衫,当感受到自己目光的时,还不忘朝露出憨厚的笑容。

    人群中,还有一道赤红身影异常夺目,萧玄记得浑身浴血之人名叫萧杰恺,平日里修炼总是最会偷懒的那一个,讲话也很是不着调,经常偷跑出萧界,说要拐个漂亮小姐姐回来。

    此时的萧杰恺哪还有平日里那吊儿郎当的模样,满身煞气,已然杀红了眼,从头到脚似乎被血浇过一般,宛如战神附体。

    恶战中,更多的萧族族人,死的死,伤的伤,有胳膊被斩去的,有脸被削去的,更有甚者半个身子都被斩去,死前还不忘拖个魂族之人陪葬的。

    萧玄闭上眼,泪珠从眼角滚落,眼睁睁的看着族人死去,作为族长的自己,却是那般的无力。

    “族长,举行晋升仪式吧!无论成败,为了萧族的未来,我们心甘情愿!!!”

    战斗中,一名萧族族人被一柄黑矛洞穿了胸膛,鲜血涌出,生命即将走向终点的他,将希冀的目光落在萧玄身上,竭力喊道。

    远处战场上,更多的萧族族人们大声疾呼,“族长,不要管我们,为了萧族的未来,晋升斗帝吧!”

    “斗帝!”

    “斗帝!”

    “斗帝!”

    萧玄眼含热泪,看着被魂族残杀的族人,心中又痛又恨。

    痛族人之死,恨自己之弱。

    若自己是斗帝,又怎么保护不了族人?

    “唳!”

    一声清啸,火凤凰出现,环绕在萧玄身侧!

    “昂!”

    龙吟声响彻天地,火龙出现,盘旋在萧玄周身!

    “秘法,起!”一道玄奥的诀法被打出。

    秘法施展,每一个萧族族人的身体内不约而同的亮起了一道金色光芒。

    金色光芒形成了萧族族纹,金色族纹从萧族族人身体内飘出,漂浮在灰蒙蒙的半空中,尽管金色族纹有明亮的,也有黯淡的,但所有族纹汇聚在一起时,竟照亮了整片天空!

    血脉之力被抽取后,萧族族人的实力境界开始疯狂跌落,更有甚者无法承受这般抽取,直接爆体而亡。

    看着或死或伤的族人,萧玄仰天长啸,一股巨大吸力从其体内传出,形成一道飓风,几欲要吞噬周身一切!

    虚空震动,无数的金色族纹疯狂涌向萧玄,金芒将萧玄淹没,宛如一轮喷薄烈日,炙热,耀眼。

    “动手!”眼看萧玄要融合萧族血脉之力和天墓中残存的源气,魂天帝再也坐不住了,冷喝出声。

    魂天帝数人冲入混战中,径直冲向金芒耀目的萧玄,心中冷笑,晋级中的萧玄,正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

    黑炎翻腾,粗大的黑炎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锁链如蛇般缠向了金芒中的萧玄。

    “铛!”

    一声脆响,数十根黑炎锁链齐声而断,锁链上的鬼脸更是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化为了虚无。

    只见金芒猛的一收,一袭淡青长袍的萧玄现出身形,长袍无风自动,黑发披肩,双瞳亮如星辰,最令人心惊的是,气息浩瀚,似乎在举手抬足间,便可毁天灭地。

    “斗帝……”

    魂天帝双眸猩红,泛起了剧烈波动,喃喃出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魂天帝的面色陡然狰狞了起来,双眸猩红异常,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他脑海中出现,生根发芽。

    死伤惨重的萧族族人在被抽取血脉之力后,实力倒退,面对魂族大军已无抵抗之力,唯有希冀萧玄成功晋级,再复萧族巅峰。

    在无数萧族族人希冀的目光下,再度现身的萧玄令他们忍不住欢呼出声,斗帝!萧族振兴有望了!

    感受着自身不稳定的状态,萧玄心中长叹一声,终究还是失败了啊!

    目光落在还不知真实结果的萧族族人身上,带着温柔的歉意,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伪斗帝境界!

    依靠天墓仅存的源气,再赔上萧族族人的血脉之力,依然无法成功晋级斗帝。而且,萧玄目前的伪斗帝状态,也极为不稳定。

    萧玄手掌轻握,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袖袍一卷,将残存的萧族族人送入空间通道。

    在空间通道关闭前,给萧族大长老萧空传音道:“带着陀舍古帝玉,走!”

    萧空心下骇然,立刻便明白了过来,萧玄族长晋级失败,为保存萧族血脉,不惜打穿天墓空间,将他们传送出去。

    “族长放心,萧族是斗帝血脉,不会就此湮没的。”萧空飞快的收敛心绪,正色道。

    “好,我会在天墓中等待萧族后人的到来,无论……多少年!”萧玄声音低沉,说完这句话后,便关闭了空间通道。

    为防止被魂族追查到踪迹,这条空间通道的目的地是随机传送的。

    当萧空带着残存的萧族族人踏出空间通道时,他们出现在了斗气大陆西北一隅的加玛帝国,随后他们在加玛帝国东北部的乌坦城定居了下来,自称萧家。

    若干年后,有一个叫萧炎的孩子诞生于此。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刚晋升到伪斗帝的萧玄打穿天墓空间,将残存萧族族人送出。做完这一切,萧玄便感觉到体内能量出现不可控的状态。

    萧玄再次将目光落在了魂天帝身上,魂族,魂天帝,即使我萧玄今日晋级失败,也要让你们给我萧族战死的族人陪葬!

    萧玄掩去目中的疯狂之色,看着魂天帝若有所思的神态,哈哈大笑了起来,“魂天帝,你是不是也有了集血脉之力晋升斗帝的想法?”

    魂天帝毫不掩饰自己的疯狂想法,无视身旁魂族人惊骇的目光,笑眯眯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要能够晋升斗帝,用什么法子并不重要。”

    “甚好,不过,今日看你有没有命活着出去了,”萧玄大笑出声,“爆!爆!爆!爆!”

    话音未落,剧烈的爆炸声已然响彻天际,滔天火海席卷而来,紫色火焰,赤色火焰,以及黑白混色火焰,将这片天地围在了其中,也将无数魂族大军以及魂天帝围在了爆炸的最中心。

    三种异火的自爆,异常恐怖,每一种异火的自爆足以毁天灭地,更何况是三种异火同时自爆。

    再加上萧玄自身极不稳定的伪斗帝状态,在体内能量无法掌控的情况下,萧玄毅然选择了自爆!

    被三种异火围在爆炸圈最中心饱受特殊照顾的魂族大军,更是应声而没,环绕在他们周身的黑炎更是成了导火索,只要被异火火星子沾到,每一个魂族便如一个窜天炮,咻的一声飞上天,然后嘭的一声炸成一片血雾。

    “萧玄,你这个疯子!”此刻的魂天帝哪还有平日里那儒雅的模样,早已气急败坏。

    三种异火自爆的冲击波极其恐怖,魂天帝双手挥动,抓取周边的魂族族人,挡在自己面前。

    魂族族人惨叫连连,化为血雾,而魂天帝浑然不顾族人死活,以最快的速度仓皇逃遁,。

    剧烈的大爆炸过后,天墓声息渐无,衍化成了一处绝境。

    多年后,古界扩张,吸纳了天墓及大半的萧界地域。古族守护天墓,并将天墓变成远古八族的历练圣地,等候有缘人。

    天墓一役,魂族惨败,魂天帝养伤千年。

    萧族则元气大伤,残存于加玛帝国乌坦城。族长萧玄陨落,肉身湮灭,天地寂寥,唯有残魂以能量体形式存在于天墓中,依靠着对族人的思念和责任,等候萧族后人的到来。

    若干年后,少年萧炎和少女古熏儿,进入天墓历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