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女网红 第385章 万夫莫开

第385章 万夫莫开

作品:《恐怖女网红

    他们海家为了开发海洋,寻找海中的天材地宝,在海底钻了深井,没想到一年之前,其中一口深井忽然坍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那黑洞之中时不时地会传来阵阵嘶吼,像是某种恐怖的远古怪兽。

    刚开始的时候,海家还想派人下去打探,但下去的人无一例外都没能回来。

    在海底深渊出现三天之后,深渊之中冲出了一头怪兽,那怪兽极为强大,至少达到了八级,将驻扎在那四周的海家人全部吞噬,海家出动了六个真君境高手,才将它诛杀。

    那深渊到底通向哪里,没有人知道,但里面一定十分可怖,海家人人自危,甚至有人提议迁回内陆,放弃他们所占据的那些小岛。

    不过海洋是海家人的根基,要是迁回内陆,他们就不再是华夏的顶级世家,他们是不会放弃海洋的。

    海底深渊是海家严防死守的最大秘密,一旦被灵组知道,他们就有权利从他们手中将海洋抢回去。

    这个男人居然知道海底深渊的事情?

    他到底是谁?

    “这位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明白。”为首的那人一脸茫然道。

    杨泽南没有兴趣看他演戏,道:“你们海家,好自为之吧。”

    海家那人拱了拱手,道:“告辞。”

    说完,便领着自己人匆匆离开,这次的事件结束之后,他们一定要尽快回去,向家主禀告此事。

    原本拥挤的武器库,现在人全都走光了,杨泽南低下头,继续擦拭手中的刀。

    宁若雨疯狂地吸收着四周的阴气,南王府失去了大量阴气,依靠阴气生存的大量鬼兵开始消散,再加上术士们的屠杀,鬼兵十不存一。

    就在这个时候,南王府的深处,猛然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鬼气,震得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杨泽南抬起头,嘴角上钩:“终于坐不住了吗?”

    一道黑气从宫殿深处升起,朝着武器库飞来,想要越过杨泽南,冲进武器库中。

    杨泽南将琉璃剑朝着空中一扔,琉璃剑化为一道流光,刺向那道黑气,那道黑气之中喷出一股黑烟,想要缠住琉璃剑,但琉璃剑却毫无阻碍地穿透了黑烟,径直刺向黑气的中心。

    那黑气匆忙躲避,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正好落在杨泽南所划的那条线之外,然后凝结成一个身穿明黄色唐代服饰的男人。

    南王府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南王怒目圆睁,厉喝道:“小子,立刻滚开!”

    杨泽南连头都没有抬,说:“你并不是南王府真正的主人,让那个人出来吧,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南王更加生气,怒吼道:“竖子狂妄!”

    他再次化为一团黑雾,身形膨胀,只能看见一双血红的巨大眼睛和一张巨嘴。

    “竖子受死!”南王猛地对着他张大了嘴,吐出一团黑雾,那黑雾落地化为数十个鬼兵,这些鬼兵全无血肉,只剩下一副骷髅骨架,却比那些普通鬼兵厉害百倍。

    它们黑漆漆的眼洞之中燃烧着两团红色的魂火,手中拿着各种武器,口中发出疯狂的怒吼,朝着杨泽南齐齐扑了过来。

    杨泽南道:“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胆敢越过这条线的,无论鬼神,还是活人……”

    正好那群鬼兵跨过了地上的线,他抬起眼睛,眼中杀意顿现:“皆杀!”

    说罢,他对着那些鬼兵怒吼一声,一股烈风朝着鬼兵席卷而去,骷髅鬼兵寸寸崩裂,骨头碎成碎片,洒落了一地。

    南王震惊。

    此人竟如此厉害!

    他眯了眯眼睛,忽然化为人形,手中拿着一把琵琶,十指翻动,魔音在天空中盘旋。

    四周不知何时出现了数名绝世美女,上身赤裸,下半身穿着红色的长裙,腰上、手臂上,脚踝上戴着环佩,在杨泽南四周翩翩起舞。

    她们所跳的舞蹈都十分妖艳,随着身形的转动,环佩轻撞,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

    那叮咚声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若是换了普通人,早已经晕头转向,淫心滋生了。

    绝世美女们绕着杨泽南舞蹈着,离他越来越近,她们光洁如莲藕的手臂在他面前晃动,她们的指尖和长发拂过他的脸颊,香气弥漫,动人心魄。

    但杨泽南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稳如磐石,仿佛在他身边跳舞的不是绝色美女,而是一具具丑陋的骷髅。

    “雕虫小技罢了。”他拿起琉璃刀,往地上一插,一股强大的能量朝着四周袭去,那些绝世美女全都被碾成了齑粉,发出最后的悲鸣。

    南王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怒道:“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再次弹起琵琶,这次出现在杨泽南四周的,居然是一群身娇体软的美貌少年。

    杨泽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南王这是在质疑他的性向吗?

    他以极快的速度举起刀,劈出一剑,无数道剑影飞出。

    看似一剑,其实是在短短一秒之内劈出千万剑,剑影所过之处,一切都被碾碎。

    摧枯拉朽。

    南王手中的琵琶骤然破碎,他发出一声惨叫,身形几乎被打散,好不容易才汇聚起来,转身就往宫殿深处逃去。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杨泽南平静无波地道,手中的短剑应声而出,南王大惊失色,转了个弯,想要避开,谁知那琉璃剑居然也跟着他转了个弯,就像锁定了它一样,准确无误地刺进了他的背心。

    “啊!”南王惨叫一声,惊叫道,“道长救我!”

    话音未落,他就啪地一声彻底消散了。

    而那把短剑又飞了回去,稳稳地落在了杨泽南的手中。

    南王,堂堂高级鬼卒,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死在了他的手中。

    他看向宫殿深处,喃喃自语道:“南王府真正的主人,总该出现了吧?”

    南王一死,宫殿深处的某座奢华的大殿之内,便发出一声怒吼,这一声吼震耳欲聋,整座南王府都在微微颤抖。

    而那些在四处寻宝的人都惊诧地回过头,心中大骇。

    这股气息,好强!

    这是……初级鬼将!

    鬼将的实力极为强大,真君境的高手,足以对付鬼卒,但要对付鬼将,非道君境不可为!

    或许他们全部加起来可以与鬼将一战,但众人来自于不同的家族,有的家族之间还有宿怨,都暗中打算让别人去拼命,自己捡落地桃子,要让他们并肩战斗,太难了。

    除非能有一个德高望重之人出来,暂时压服所有人。

    而这样的人,全都在河岸边。

    南王府的真正主人,可谓深谙人心。

    大多数术士都偷偷躲了起来,警惕地张望,当他们看到一个身穿破旧道袍,披头散发的道士朝着武器库的方向疾行而去的时候,都隐隐松了口气。

    甚至他们还有一丝庆幸,那个挡在武器库前的神秘男人要是死在了这鬼道士的手中,他们不就有机会潜入武器库里寻找宝物了吗?

    云子昂原本正在一座偏殿之中探索,沉吟片刻,便朝着武器库的方向走去。

    陶皓初本来在另一处与一个护卫统领战斗,那护卫统领是鬼卒初期,他请出了祖师爷传下的判官笔,才将对方给斩杀于笔下。

    他看了那飞过的鬼道士一眼,若有所思,然后捡起护卫头领掉落的武器,快步朝武器库而去。

    杨泽南抬头看了看疾驰而来的老道,那老道身上的道袍脏兮兮的,上面满是破洞和补丁,老道披散着头发,脸上满是污垢,看起来就像个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