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女网红 第111章 卖女求荣

第111章 卖女求荣

作品:《恐怖女网红

    她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来,对牛大师道:“你要收我为徒?”

    牛大师点头道:“没错。”

    宁若雨嗤笑道:“是不是要想学得会,先要跟师父睡?”

    牛大师『摸』了『摸』下巴,说:“看来你很懂嘛,怎么以前也是这么干的?你跟多少个男人睡过?我对破鞋可没有多大兴趣。”

    宁若雨用看智障的目光望着他:“我有些好奇,像你这么愚蠢的人,是怎么在术士界活到现在的?”

    宁宇涛大惊,愤怒地道:“宁若雨!你疯了吗?怎么能这么跟牛大师说话?还不快道歉!”

    “道歉?”宁若雨道,“他配吗?”

    牛大师眯了眯眼睛,道:“还是个小辣椒,呛口啊。我就好这口。宁先生,你这个女儿,我是要定了。”

    宁宇涛连忙点头,道:“是,是,她一定是你的。”又转过头对宁若雨道:“只要你把牛大师给伺候好了,就是宁家的功臣,到时候我就重新认你为女儿,让你认祖归宗。”

    他一直以为,宁若雨很想回宁家,做宁家的大小姐,以前他觉得她出身卑微,根本不配,既然现在她对他有用,那认回来又何妨?反正是个女人,以后嫁出去就行了。

    宁若雨冷眼一瞥,道:“宁先生,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因为我们都姓宁,就来『乱』攀亲戚。”

    宁宇涛眼睛一瞪:“臭丫头,你说什么?”

    杨泽南的心中满是怒气。

    他和宁若雨之前的气氛正好,喝喝茶、赏赏花,不知道有多惬意,这两个人居然不识相,出来找不痛快。

    他的人生信条,谁要是让他一时不痛快,他就让谁一辈子不痛快。

    他也站起身来,不动声『色』地挡在了宁若雨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道:“宁小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并不认识两位,如果没什么,两位可以先请了。”

    牛大师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因为杨泽南和宁若雨收敛了气息,他看不出二人修为,只认为杨泽南是个富家公子,而宁若雨不过是攀龙附凤的小贱人。

    “闭嘴,小白脸!”牛大师沉声道,“这不是你能耀武扬威的地方!”

    杨泽南脸上仍旧带着笑,但四周的空气却仿佛凝固了一样,连温度都陡降了好几度。

    “嗯?”牛大师察觉到了不对,想要后退一步,却发现自己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动惮不得。

    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从心底深处钻了出来,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杨泽南收回自己的威压,牛大师觉得压在身上的巨石消失了,顿时松了口气。

    他放过他了!

    太好了!

    这个男人绝对是个魔鬼!绝对!

    宁宇涛却浑然不觉,怒气冲冲地说:“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跟牛大师这么说话?”又怒斥宁若雨,“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

    还没等杨泽南和宁若雨说话,牛大师先怒了,呵斥宁宇涛道:“放p!给老子闭嘴!”

    宁宇涛愣住了:“牛大师……”

    牛大师怒道:“宁先生,这位……先生也是你能随便骂的吗?我看你是不知道死怎么写!”

    他又转头面对杨泽南,谄媚地说:“先生,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

    杨泽南淡淡道:“我不想再见到你。”

    “是,是我这就走。”牛大师连多余的话都不敢说,退出了凉亭,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

    宁宇涛惊呆了,再次打量杨泽南,难道他真看闪了眼,这小白脸其实是个强者?或者是某个隐世家族或者宗门的弟子?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宁若雨一眼,没想到这个丫头的眼光这么好,攀上了这么一棵大树。

    他的想法都写在了脸上,宁若雨一眼就把他看透了,顿时觉得没意思,实在是不想和他多说半句话。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喧嚣声,有人激动地说:“三位大炼器师来了!”

    宁若雨来了兴趣,杨泽南道:“来,我们去看看。”

    说完,也不搭理宁宇涛,径直走了。

    宁宇涛想了想,连忙跟了上去。

    二人来到前厅,见三位气势不凡的术士正坐在首座,这三人之中,为首之人外貌有六十多,精神矍铄,一派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气派。另外两人年纪看起来在四十岁上下,一个面宽口阔,一个身材消瘦。

    杨泽南道:“那老者名叫褚亮,是清中期生人,已经有两百多岁了,是华夏赫赫有名的四品炼器师。”

    宁若雨用探测术一扫,这位褚亮老前辈是天师境后期的高手。

    “那面宽口阔的男人,今年已经七十六,名叫翁振;那消瘦男人八十五岁,名叫罗廷,都是名声在外的三品炼器师,灵组这次请这三位来,是让他们做评委的。”杨泽南道。

    宁若雨由不得道:“灵组的面子真大。”

    杨泽南淡淡笑道:“灵组在华夏的势力很强,地位很高,要请这三位还不在话下。”

    灵组的李队长和乔队长二人客气地对褚亮三人拱了拱手,说:“今天能请到三位做斗器大赛的评委,是我们灵组的荣幸,也是万千炼器师之幸,如果能得到三位的青睐,指点一二,终生受用无穷。”

    褚亮淡淡道:“提携后辈,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做的。如今天地之间有灵气复苏的迹象,术士越来越多,是术士界的一大幸事,我没有什么别的愿望,只求华夏能多几个大炼器师,我就满足了。”

    他叹息一声,道:“遥想几千年前,华夏的大炼器师数不胜数,我们这等修为和炼器术,根本排不上名号,如今却在华夏数一数二,惭愧,惭愧啊。”

    他摇了摇头,道:“希望这次的斗器大赛,能多出几个实力高强的炼器师,超过我们这几个老头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乔队长道:“褚老前辈心系天下,我等自愧不如,只是当今华夏,能比得上三位的少之又少,今天能有一件三品法器,已经是万幸了。”

    褚亮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乔队长,你要对华夏的年轻人有信心。”

    几人客套了几句,李队长站起身来,她今天穿了一套全黑的职业套装,显得精明干练,笑道:“时候不早了,三位炼器师前辈,斗器大赛是否可以开始了?”

    褚亮三人点了点头,她站起身来,高声道:“各位同道,欢迎各位今日来参加灵组举办的法器大会。接下来便是万众期待的‘斗器大赛’,各位炼器师、各大法器店手中若有宝物,都可以参赛,胜利者可以得到二十万奖金和金杯一座。”

    话音未落,就有一个身宽体胖的男人大步走出来,朝着周围一个团拱,道:“各位,在下张奇,先献丑了。”

    说罢,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陶土坛子,道:“这是我所炼制的收鬼坛!”

    他又拿出一张黄符,那黄符叠成了三角形,隐隐有鬼气弥漫。

    那黄符中收着一只鬼物。

    他将黄符撕碎,一时间阴气大盛,一道黑影从黄符之中冒了出来,发出一声怨恨的嘶吼。

    “杀!”它尖叫着朝着人群中一个阳气最弱的人扑去。

    那人本来就是个普通商人,因为做房地产而豪富,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张邀请函进来,就为了求一件能聚财的法器,哪里知道会被一只鬼物给盯上。

    他吓得大叫,抱头鼠窜。

    那胖子炼器师哈哈大笑,打开陶罐,催动法器,大喊道:“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