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北宋大表哥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丁谓专权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丁谓专权

作品:《北宋大表哥

    “火枪的威力的确不错,但不知是否真的能用于军中?”刘娥在看到火枪的威力后沉默半晌,最后终于问出了心中最担心的问题,毕竟威力大的武器并不一定适用于军中,战场也不是只靠武器来决定胜负的,否则辽国早就被灭了,因为大宋的武器一向都比辽国要精良。

    李璋也知道在没有见到火枪在战场上的战线前,刘娥肯定不会答应大规模的打造火枪,所以他这时也立刻开口道:“大娘娘,如果您还有所怀疑的话,不如先造一批火枪装备一支军队,等到训练完成后再送到战场上,听说河北和西北都不太平,我相信火枪肯定能在战场上大放异彩!”

    李璋的建议倒也正合刘娥的心意,所以只见她听后也点了点头,其实除了亲眼看到火枪的威力外,最重要的还是刘娥对李璋的信任,否则换做另外一个人的话,恐怕刘娥肯定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就按你说的办,那个刘恕不是参与到这件事中了吗,那就让他负责制造火枪的事,到时我会给他个差遣,工匠由他自己去挑,至于使用火枪的军队……”

    刘娥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为难的表情,因为她对军队这块不是很了解,而且一般的军队需要调动时,也需要通过枢密院,但是在火枪的威力被证明前,她也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大娘娘,呼延守信手下有五百人,而且我看他治兵严谨,又是将门出身,对朝廷的忠心可以保证,再加上他又是皇陵的守卫,不需要经过枢密院也可以由大娘娘调动!”李璋这时再次开口建议道,这也是他早在之前就已经想好的。

    “你倒是全都想好了,不过这样也好,火枪和土豆都在皇陵那边,离京城也有段距离,倒是不容易引人注意,另外还有火枪的打造,我看也全都放在一起吧,反正这样也方便,如果火枪真的能在战场上大放异彩,到时再迁回来也不迟。”刘娥想了想终于点头道。

    “谢大娘娘!”李璋也十分兴奋的向刘娥再次行礼道,有了刘娥这句话,火枪也总算是登上历史的舞台了,至于能否正式装备到军中,就要看他和呼延守信这些人的表现了。

    刘娥事情很多,在景福殿留了一会就离开了,不过走的时候却把那支火枪带走了,而等到刘娥刚一离开,赵祯就立刻抓住李璋的手臂道:“表哥,我……”

    “免谈,火枪是不可能给你的!”没等赵祯把话说出口,李璋就直接堵死了他的话道,因为刚才他就发现赵祯看着火枪的双眼发光,不用问也知道他想要什么,估计刘娥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特意把火枪带走,免得落到赵祯手上。

    “表哥你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把火枪吗,我就是想拿过来打鸟玩!”赵祯这时一脸懊恼的道,小男孩都对武器之类的东西十分感兴趣,赵祯现在拉不开弓,所以在见到火枪时也是十分欣喜,刚才要不是刘娥在的话,恐怕他会立刻把火枪抢过去。

    “我不管你打什么,但火枪实在太危险了,不但容易伤人,另外操作不当的话,也容易伤到自己,万一炸膛的话,那就更危险了,所以你以后也要离火枪远点,免得伤了自己。”李璋这时十分郑重的警告赵祯道,哪怕火器的质量已经有所保证,但他也不敢让赵祯玩这么危险的东西。

    “表哥!我就是好奇想要玩玩,大不了我平时只收藏,不装那个火药不就行了吗?”赵祯这时再次哀求道,李璋却是丝毫不动心,结果赵祯这时也使起缠人的功夫,抱住李璋的手臂,他要是不答应就不撒手,这招他还是从妙元那里学来的。

    最后李璋也被赵祯缠的没办法了,只好无奈的道:“你现在年纪还小,玩火枪还是太危险了,这样吧,等你成年后我再送你把枪,这样总行了吧?”

    “成年?那不是还得等三四年?”赵祯听到李璋的话却一下子苦着脸,随后就再次央求道,“表哥能不能再早点,要不这样吧,你看等我大婚时,你就把火枪送给我,就当是我大婚时的礼物了?”

    “大婚?你要大婚了?”李璋听到赵祯的话也不由得瞪大眼睛道,虽然赵祯是皇帝,但现在结婚也太早了点,要知道赵祯今年满打满算也才十二岁,而古人一般认为男子十五岁算是成年,当然有些人家也会让孩子在十二岁成婚,但毕竟还是少数,一般男人都是十五岁时才会成婚。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听说已经有大臣建议大娘娘了,你也知道,我现在是皇帝,又没有其它的兄弟,大娘娘和一些大臣们天天担心皇位继承的事,所以就想让我早点结婚留下子嗣。”赵祯这时有些郁闷的道,堂堂皇帝却被人当成配种的种马一样,而且连婚姻也不能自己做主,这让他自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

    “这种事你也别多想了,反正你的婚事你自己肯定做不了主,我更搭不上话,不过我答应你了,如果你大婚,我就送你把枪,不过平时你也不要乱玩,免得伤了自己。”李璋这时也终于心软,当下点头答应道,大不了到时把自己的手枪送给他,反正他有两支,而且手枪的安全性要比自己造的火枪强多了。

    看到李璋答应,赵祯也兴奋的大叫一声,随后竟然一把抱住李璋转了几圈,惹的李璋也吓了一跳,急忙让他把自己放下,毕竟赵祯个头比他还矮,他还真怕赵祯手一松摔到自己。

    时间还早,李璋也没急着回家,当然最重要的是赵祯和他长时间不见,这时肯定也不愿意放他走,所以李璋也就陪着他聊了会天,不过聊着聊着,最后也不知怎么竟然聊到朝政上来了。

    “表哥,丁谓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不但在朝堂上专横跋扈,甚至前段时间还借着我登基的名义,建议所有官员加封一级!”提到朝堂,赵祯立刻向李璋表达了自己对丁谓的不满道。

    “新君即位,这本来就是普天同庆的大事,丁谓的建议也没错啊?”李璋听到赵祯的话却是露出奇怪的表情道,因为这件事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看起来是没错,可是丁谓却借着这个机会,以平章事的身份加封司徒,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赵祯这时再次气呼呼的道。

    李璋听到这里也是大吃一惊,平章事也就是宰相,不过宰相的品级并不是最高的,上面还有太尉、司徒、司空,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公,虽然没有实权,但却是位极人臣,位列三公也是所有大臣最终极的追求。

    而从大宋开国以来,以宰相身份并且加封司徒的,也只有开国元勋、两朝元老的赵普一人而已,现在丁谓将自己也加封司徒,其实也就是将自己当做赵普第二了,可是无论是威望还是能力上,丁谓比赵普可是差的太远了,根本配不上司徒这个称号。

    “丁谓这么做难道就没有人反对吗?”李璋这时忽然再次开口道,虽然丁谓现在权倾朝野,但朝堂上也并不都是他的党羽,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会有人反对才是。

    “当然有人反对,而且还不在少数,只是大娘娘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同意了。”赵祯这时忽然有些气馁的道,他再怎么不喜欢丁谓也没用,因为大权在刘娥手里。

    李璋听到这里也是一愣,随后却又猛然一惊,以他对刘娥的了解,对方应该不可能会这么容易就向丁谓妥协,唯一的解释就是刘娥可能是故意的,而她这么做的原因也很好猜,那就是欲擒故纵,正所谓上天欲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刘娥很可能就是在故意纵容丁谓,而丁谓越是嚣张,也代表着他要倒霉的日子不远了。

    想到上面这些,李璋也不由得露出凝重的表情,丁谓要倒霉了,这也代表着朝堂上将会有一场大风波,万幸的是他现在还没有进入朝堂,背后又有刘娥这个大靠山,倒也不用担心站错队或是受到涉及。

    “表哥你怎么了?”赵祯看到李璋不说话,当下也推了推他开口问道。

    “没事,不过丁谓恐怕要倒霉了!”李璋笑呵呵的提醒道。

    当天晚上,李璋回到家里时,也被狸儿和豆子他们围在一起,秀秀更是叫上丑娘亲自给李璋准备晚饭,而李璋也特意在家里留了两天,主要是陪陪家人,特别是狸儿,刚见到他时更是高兴的都哭了,谁哄都没用。

    两天之后,李璋再次被刘娥召进宫,因为对他和刘判官、呼延守信三人的新任命也下来了,他需要帮呼延守信他们带回去,而且三人的任命都是机密,外人也是不得而知。

    “李伴读留步!”不过就在李璋拿了任命的圣旨,出了垂拱殿正要离开时,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