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249章 午夜出租车

第249章 午夜出租车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明天乐园将开始为他的鬼屋做大规模宣传和推广,这对陈歌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罗董事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了他身上,他自然也不想让对方失望。

    “今晚恐怖屋扩建成功后,西郊私立学院应该能成功解锁,新增一个二星恐怖场景,对我明天的计划很有帮助。”

    第二次扩建过后还有可能获得特殊建筑,陈歌对此也非常的期待。

    “午夜售票厅能为我招揽和吸引特殊游客,不知道新的建筑有什么功能。”

    吃完饭继续开始营业,下午三点多钟,陈歌在网上订购的复读机终于送到,这样一来他也可以随时将许音唤出来帮忙了。

    “带着复读机去做任务总感觉怪怪的,不过这也比扛着个录音机到处跑强的多。”

    晚上六点半,鬼屋关门,游客太多,陈歌停业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眼看着天色慢慢黑了下来,陈歌打消了去临江血防站的念头,那里距离西郊恐怖屋很远,再加上他现在不能确定十号的身份,所以就没有轻举妄动。

    打扫了一遍卫生,陈歌进入地下场景当中。

    “田藤病院的鬼屋游戏性和互动性很强,这点我的恐怖屋还有改进的余地,如果再增加一些探秘和解谜元素,游客们应该会更加喜欢。”

    陈歌在鬼屋里忙碌,检查了所有惊吓点,一直到快十点才离开。

    “徐婉负责冥婚场景,我负责地下的暮阳中学和第三病栋,午夜逃杀场景里还需要一个人来扮演杀人狂。”陈歌能完全信任的人不多,徐叔年纪大了,性格也跟杀人狂沾不上边,相比较来说还是顾飞宇更合适一点。

    “这小子没什么经验,不过午夜逃杀里有小小一家人帮忙,体验感应该不会差太多。”陈歌现在担心的是,害怕顾飞宇也被小小一家给吓着。

    “优秀的员工太少,还是鬼怪用着舒心。”

    回到员工休息室,他翻看手机当中的资料,颜队给他发送的一张张图片信息让他隐隐有些不安。

    “怪谈协会盯上了我,如果他们混进游客当中,在关键时候给我捣乱,那我和罗董事的计划可就全毁了,还是早一点将他们解决比较好。”

    第三病栋的精神病人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游客那么多,陈歌也不可能将他们从中一一分辨出来。

    现在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的唯一方法,就是提前将那些疯子绳之以法。

    “十二号是鬼话栏目的播客,五号是午夜电台的节目总监,要不先从他们两个下手?”陈歌用手机搜到鬼话电台,首页预告当中有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平时鬼话都是从午夜十二点开播,今天却提前了一个一小时,栏目组给出的原因是昨天荔枝请假不在,所以今天多为听众补一个小时。

    “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

    陈歌刚开始没有多想,看到栏目预告后才觉得有点不对,今晚荔枝要讲的故事里前五个都和出租车有关。

    “今天是出租车特辑?”陈歌算了一下时间,和出租车有关的故事都放在午夜十二点以前,感觉就像是特意安排好的。

    打开电台,陈歌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十点五十五分,电台里传出那个女人动听的声音。

    “我们在夜色里相遇,又在天亮前分手,我们在这一刻别离,又在下一刻重逢。”

    “大家好,我是午夜播客荔枝。”

    女人的声音很动听,她没有卖弄任何技巧,仅仅只是开口说话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天生一副好嗓子,可惜了。”陈歌枕着胳膊继续往下听。

    “九江历史悠久,旧城区里还保留着很多以前的建筑,其中有一条叫做槐花巷的老街最为出名,只不过它出名的原因不是因为历史文化,而是因为那里曾经发生过几件很奇怪的事情。”

    “名为槐花巷,巷子里却没有一棵槐花树,老一辈的九江人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给它起这么个名字。”

    女人的故事还在继续,她的播讲风格别人很难模仿。

    开头平淡,好像在慢慢编织网兜,让听众不知不觉钻入其中,一步步深陷,最后再猛地将网兜扎紧,把所有惊吓点引爆。

    荔枝的第一个故事就发生在槐花巷中,有个司机半夜在槐花巷附近接了一个客人,对方说有东西忘在了某个地方,想要司机载她回去取。

    说了一个大概的地点后,司机就载着乘客上车了,可是这个乘客非常奇怪,连续换了好几个地方都说不对,东西不在那里。

    在司机耐心快要被耗尽的时候,乘客说出最后一个地点——火葬场旁边的公交车站台。

    故事结局有些扯,乘客最终在那里找到了自己丢失的东西,它钻进了司机的身体当中开车离去,而司机则替代它被关进了遗失的骨灰盒当中。

    “故事还凑合,主要是荔枝讲出来就好像真的一样。”陈歌听完后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荔枝的故事有没有可能就是真的?

    这个出租车司机的事情就发生在九江,槐花巷也确实存在。

    “她的故事会不会是从怪谈协会其他成员那里听到的?”

    荔枝已经开始了第二个故事,同样是发生在槐花巷,故事的主角同样是跑夜车的司机。

    “不太对劲。”

    陈歌曾和颜队通过电话,对方向他透漏过一个信息,与怪谈协会有关的案子大多发生在星期三,每星期的这一天似乎对他们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今天的鬼话提前了一个小时,午夜十二点以前还算是星期三,他们是不是准备在今天动手?”

    听完了荔枝的第二个故事后,陈歌更加觉得可疑,她讲的故事里最后都是鬼怪获得了新生,而无辜的活人成为了牺牲品。

    “槐花巷,出租车司机……”

    陈歌思虑片刻,抓起外套披在身上:“人命关天,还是去看看比较好,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收获。”

    他把复读机、磁带和圆珠笔全部装进背包,冲出员工休息室。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在路过道具室时,他又将碎颅锤斜着装塞进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