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209章 你为什么又在现场?

第209章 你为什么又在现场?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失去束缚,白影向后倒退,它速度很快。

    “别跑!”

    难得抓住机会,陈歌怎么可能眼看着它溜走,提刀冲向白影。

    没有女人的操控,白影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它的脸变得更加模糊,身体也渐渐透明。

    这怪物感受到了威胁,它窜到黑色皮箱旁边,从里面卷起了什么东西,然后夺门而去。

    陈歌没看清白影拿的是什么,他只是觉得双方既然是对立关系,那白影想要带走的东西,他就一定要留下。

    杀猪刀对白影造成的伤害有限,陈歌十分果断,将攻击目标放在了白影拿走的那东西上。

    他看准机会一刀砍出,在白影躲闪的时候,一把抓住了白影手里的东西。

    争夺中,那东西被撕开,半页白纸飘落在地,白影也顾不上捡,匆匆跑出客厅。

    陈歌直接追到了门口,黑漆漆的走廊上什么都没有,他很理智的想了想,磁带厉鬼不在身边,自己还真不一定是白影的对手。

    没有去追赶,陈歌关上防盗门,打开客厅的灯,屋子里的场景让他眼皮狂跳。

    冰冷的地板上,女人的四肢扭曲成奇怪的样子,双眼向外凸起,大声惨叫,光秃秃的脸上却露出了一种让陈歌无法理解的表情。

    像是痛苦,又像是解脱,还有一丝喜悦。

    “疼吗?”

    该怎么处理疯女人这是磁带厉鬼的事情,陈歌的任务只是找到这个女人,帮助磁带厉鬼完成心愿。

    他转过身,捡起地上掉落的半页白纸。

    看着像是一个广告传单,描写具体内容的那半部分被白影带走了,陈歌得到的这半页上只有四个红色的字和一小段介绍。

    “怪谈协会?每周讲述一个真实怪谈?”

    这半页广告宣传单引起了陈歌的重视,不仅仅是因为白影最后要将这东西带走,更主要的是,这广告单的配图背景是一扇半开的血红色房门!

    “关于门后世界的?”

    广告单是二号病房疯女人的,她本身就进入过第三病栋的门。

    “会不会是那几个逃脱的精神病创建的?每周讲述一个怪谈又是什么意思?”看着粗糙的广告宣传单、莫名其妙的简介,陈歌觉得就是电线杆上那些重金求子的行骗广告,都要比它用心很多。

    “必须要讲述真实怪谈,那编造一些假的故事会怎样?他们又如何去鉴别真假?”陈歌将半页广告纸收好,琢磨着要是他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讲出来,估计能把很多人惊的合不拢嘴。当然,这仅仅只限于人,陈歌很有自知之明,他心里清楚,如果听众全部都是鬼的话,那谁吓谁就不一定了。

    屋内的惨叫声慢慢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机械重复的女人的声音。

    “好疼……”

    “女人被装进了磁带里?”陈歌走到女人身边,她目光呆滞,失去了色彩,就好像灵魂被抽了出来一样。

    磁带厉鬼对疯女人做了什么他不清楚,这是磁带厉鬼自己的事情。

    将疯女人放在沙发上,陈歌关掉录音机,在他按下开关的同时,黑色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

    滑动屏幕,一条新的信息出现了。

    “成功满足许音心愿,他对你的印象大为改观,是否雇佣许音成为恐怖屋一员?”

    “好感度任务这就算完成了?”磁带厉鬼的实力可要比笔仙厉害许多,不过回想起雇佣笔仙的那个任务,此次任务已经十分惊险了。

    “是否雇佣许音?二十四小时内没有做出选择,将视为自动放弃。”

    “是!”陈歌点击屏幕,他心里的激动正常人很难体会到的。

    “幸运的厉鬼眷顾者,恭喜你成功雇佣特殊种类厉鬼——许音。”

    “许音(厉鬼):他拥有很独特的嗓音(能短暂控制残念,干扰其他厉鬼,对红衣无效,每周只能使用一次)。”

    “注意:游客的尖叫会让许音兴奋,喂食游客的恐惧,可是使许音的能力变得更强。如果许音长时间心情低落,他可能会离你而去。”

    看完信息,陈歌对许音总体来说很满意,这家伙和笔仙一样都是特殊种类厉鬼,拥有自己的特殊能力。

    “不错,以后去做试炼任务时,我又能多一张底牌。”把磁带从录音机中取出,陈歌将它和圆珠笔放在一起:“仅有的缺点就是,磁带厉鬼似乎只有在播放的时候才会出现,看来我有必要去旧货市场淘一个随身听了。”

    弄完自己的事情后,陈歌这才想起来卫生间里还躺着一个“受害者”。

    他跑进卫生间,发现浴缸里的顾飞宇已经彻底昏了过去。

    “这小子估计也被吓得够呛。”陈歌将顾飞宇拖出浴缸,给他盖上保安制服,将杀猪刀包好藏在背包底层,然后就坐在现场等待李队来到。

    二十分钟后,李队和小区物业负责人一同赶到。

    为了防止失态扩大,他们并没有闹出太大动静。

    “陈歌!”一进门,李队就看到了坐在屋子正中间的陈歌:“你没受伤吧?嫌犯呢?”

    “已经捆好了,受害者是那个保安,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

    李队进入屋内,检查完现场,皱起眉来,他看了一眼陈歌:“女的是凶手?男的是受害者?”

    “没错。”

    “那你为什么在现场?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陈歌急中生智:“说来也巧,十四层有个女孩患有抑郁症,就是我治好的。今夜我主要来看看她的康复情况,你不信可以上楼询问。”..

    “这么说你是在无意间撞破了这起杀人案?”

    “可以这么理解吧。”陈歌说完后,发现几名警员看自己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真的,只是意外发现的。”

    “你不用说了,我信。”李队朝后面的人招手:“阿勇,去叫救护车,先把受害者送到医院进行治疗和检查。你们几个过来采集指纹,桌上的饮料不要动,女性体力不占优势,谋杀一般会采用投毒等方式,注意保护现场。。”

    李队经验丰富,只是大致看了一眼,就推测出了部分案情。

    陈歌默默站在旁边,一句话也没说,他手里还握着那半页广告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