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算阴命 第三百零九章 镇定

第三百零九章 镇定

作品:《算阴命

    她这么一说,别说村子里面的人愣了愣,就是我自己也是愣了愣,她什么时候成了我师傅了?

    所有人都看着她,随即大家面面相觑,刚才问话的那人好奇的问,“你说你是修文师傅,那你教他什么?”

    “算命。”死女人淡淡的说着,缓缓走了过来。

    “算命?不太像吧?我虽说不相信这些,但有女的会算命?”这人语气有些质疑了。

    其他人也是小声嘀咕起来,都说死女人是什么富家的小姐,哪像天桥底下算命看相的?也是,我第一眼看她的时候,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她会算命,不过现在我信了,而且知道她算命的本事十分厉害。

    死女人没有回话,而是看着叶贝贝母亲道,“李修文让我过来的,说是你女儿不见了,你们现在晚上去找,我不太建议,因为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人的面相不太好,上山了,可能会出事。”

    死女人这话对其他几个壮汉说了,算是让这几个眉头一皱,他们本来就不相信死女人会算命,可能算命二字在这几个壮汉眼中就是『迷』信,谁会相信一个看样子不到二十岁的丫头会算命?

    更何况死女人这么说,有点诅咒他们的意思了,自然是让几个被死女人指的几个人心中不悦了。

    “信不信随你们。”死女人脸『色』淡淡。

    叶贝贝母亲哭得更加厉害,“那该怎么办啊,我家贝贝不见了,村子里面刚才我已经找过了都没有,贝贝肯定是上山去给她爷爷摘那种野果子了,贝贝上山了……”

    这事我知道,我之前和叶贝贝一起上山过一次,摘了一些无名的野果子下山了,她爷爷十分喜欢吃,可能叶贝贝想最后在她爷爷下葬之前让她爷爷最后再吃一次,所以叶贝贝真的可能上山了。

    我听得心中大急,死女人说话肯定没有错的,她指的几个壮汉我偷偷看了他们几眼,发现他们的命宫的确是有点黑黑的感觉,他们如果上山,真的会出事,但是不上山去找,叶贝贝可能会死在那只野兽的口下。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上山,出事了我负责!”

    众人寻声而望,发现叶贝贝父亲从远处走了过来,叶贝贝父亲是村子里面的村长,这些年为村子里面谋了不少福利,村子里面的人都十分敬重,所以这些壮汉听了死女人的话,还是没有离开。

    “行,抓紧时间上山!”

    “对,贝贝那丫头我们也喜欢,可别让她出事了。”

    这几个壮汉立马应和起来。

    叶贝贝母亲哭着走了过去,自责的说没有看好女儿,村长红着眼睛摇头,他为了丧事已经去忙活一天了,回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村长走了过来,看着死女人,“这位姑娘,我女儿失踪了。”

    死女人目光平静,“我知道,但今天晚上最好是不要上山,因为这些人的面相都不太好,话不多说,你们自己看着办。”

    村长眉头一皱。

    死女人说着就准备回去,我赶紧跑过去拉着她,死女人低头看着我,“松手。”

    我摇头,“你不帮忙,叶贝贝可能就真的出事了。”

    死女人眉头一皱,抬头看了村长一眼,没有说话。

    村长随即走进自己家里面,很快一手拿着手电筒,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把砍刀走了出来,最后看了死女人一眼,直接朝山那边走去,其他壮汉见此,自然是纷纷吆喝了一声,赶紧拿着东西跟了上去,很快就只能在黑暗里看到一些灯光快速远去了。

    “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出事?”叶贝贝母亲担心的问。

    死女人没有说话,而是低头看着我,“走。”

    “我不回去,我也要上山。”

    我道,如果这些人可能出事,那么绝对是那只野兽干的,我要跟着上山杀了它。

    “想去送死我为什么拦着你?”死女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我赶紧跟了上去,她这是同意我上山了?我说我回去拿锄头,这样有个防身的东西,死女人冷冷开口,“蠢货,锄头能杀了她?”

    “那我总得拿点什么吧?师……师傅,”我鬼使神差的小声叫了一声。

    死女人停了下来,回头,她一双冷冰冰的眼睛盯着我,我下意识后退,我也不知道叫她什么了,叫她死女人,那她肯定一脚踹过来了,主人我肯定不会叫的,只能叫师傅了。

    看她脸『色』微微变化,似乎是厌恶,似乎也有一丝『迷』茫,最终,她转过头去,继续朝前面走,丢下三个字,“跟着我。”

    我顿时松了口气,急忙跟了上去,刚才村长带的几个人已经走很远了,只能老远的看到一些灯光了,我跟着死女人身后,速度不快,所以很快就被他们“甩远了”,不过这山我基本上每天都上,算是十分熟悉了。

    于是我跑到了死女人前面,想给她带路,不过她一只手抓着我的肩膀就把我拉到了后面,我只能乖乖的跟着她后面,不过天太黑了,手中又没有手电筒,我不时被石头绊倒在地,她却好像散步一样悠闲自在的样子,好像黑夜在她眼里跟白天一样似的,我好奇无比了。

    『摸』黑跌跌撞撞的走了一个多小时,虽说早就上山,但同样的早就看不到村长他们的影子了,也不知道他们朝那边去寻找了,天黑黑的,也看不到,我只能大声的叫几句,黑夜里死女人一双眼睛瞪了我一眼,“吵死了。”

    我赶紧闭嘴,只能继续跟着死女人身后,走了很大一会,我小心翼翼的问,“叶贝贝会不会死?”

    “她是人当然会死了。”死女人终于回了我一句。

    我不知道她说话怎么总是冷冰冰的,可能我现在已经习惯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几个人影在晃,因为远处有一颗大树,几个黑影居然围着大树在绕圈,好像在玩耍似的,我吓了一跳,赶紧问我是不是又看到鬼了。

    死女人没有回答我,则是朝这几个人影走去,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有死女人在,我不会有危险的,很快凑近,就着月光一看,发现这几个人有人手拿着锄头,有人手拿着手电筒,原来是刚才村长带上山的其中几个,我松了口气。

    可能他们分开寻找了,不过他们就是围绕着这棵大树在转,不停的转,跟梦游一样,这是怎么了?我觉得背后升起一股冷汗了。

    下意识拉了死女人的裙带一下,死女人眉头一皱的开口了,“他们几个算是轻的了,其他的会重一点,今天真不适合上山。”

    她摇头,也不管这几个人了,对我伸出手来,“拉着我。”

    我赶紧拉着她,她带我继续朝山上面走,我担心这几个人会不会一直转下去,于是让死女人救救他们,死女人摇头,“他们跟梦游一样,天亮了自然会醒。”

    死女人拉着我离他们越来越远,我心中无奈,“师……师傅,为什么今天不适合上山?”

    “因为山,并不是人地盘,即使这座山你们已经来了无数次了,山,也有自己的日子……”死女人安静了几秒,才淡淡开口了。

    我不太明白死女人的意思,山也有自己的日子?节日?但死女人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则是拉着我在黑漆漆的山上走,有她拉着,我倒是没有再摔跤了,不过半个多小时后,她带我到一个地方停了下来,不过她突然莫名其妙的轻哼了一声。

    这不停还好,一停我就着月光看到了一块石头上,一个小小的白『色』的人影坐着,我顿时惊喜,这是叶贝贝,死女人带我找到叶贝贝了。

    我赶紧松开死女人的手朝叶贝贝跑过去,但死女人突然又抓住了我,冷冷道,“想让她死,你就过去。”

    她抓着我,我根本跑不过去,但她为什么这么说,叶贝贝就在石头上面啊,我跑过去带她离开不就完了?我心中疑『惑』,然而这时候我突然愣住了,因为我突然发现,石头上坐着的叶贝贝身体好像是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