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第286章 这个人我得带走

第286章 这个人我得带走

作品:《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等杜佩佩在身侧的位置坐下来,张意才注意到这个美女手上戴着一副白手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副手套的一刻,眼前这个美女在其心中温婉的形象立刻大变,仿佛以手套为起点,将她身上的色彩都改变了。

    这色彩依然明亮,却变得不再那么柔美,而是充满了凛冽感。

    一般这个面馆点餐是要到台前的,不过这次服务员主动过来递上面食菜单,而杜佩佩也点了一碗牛肉拉面,然后用手机扫了一下菜单上的二维码支付面钱。

    “帅哥,这sim卡是你的么?”

    进门之后,她扫视一眼看清了整个店面可能存在的所有出口,窗户位置以及店员顾客数量和相对位置,也计算了张意同周围人群的距离。

    当然也看到了摆在张意面碗边上的一张sim卡。

    这也是张意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的表现。

    跑路?那这卡自然不能留了,实际上刚刚那个电话也是内心百般挣扎才打的,也存了侥幸心理,那时候就想听听妈妈的声音,哪怕电话里只是报了个平安其他什么也没说。

    自首?那这卡片还是得留着。

    听到眼前的美女主动搭话,心情复杂中的张意也渴望和人交流,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只好“嗯”了一声。

    “一会跟我走吧。”

    ‘卧槽!’

    就算再忐忑不安,张意也被惊到了,这美女太奔放了吧。

    他是酒吧调酒师,也经常被逛夜店的女人调戏,包括失手误杀的女友也是在个把月前酒吧认识的。

    但从没见过坐下就开门见山约炮的,何况这个美女看“明亮”气质根本不像是会这样的人。

    不过这下张意内心又剧烈挣扎起来。。。

    没想到这个美女下一句话更石破天惊。

    “杀了人,难道你认为可以一走了之?”

    话音落下,张意身子猛的一抖,右手中叉子都给捏弯了,身体下意识的就想站起来。

    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膝盖上突然压了一条腿,让他根本无法站立起身,屁股几次在凳子上挪动就是无法离开一寸。

    手臂想要撑在桌面上,却被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掌抓住了右手手腕。

    犹如一只触感极佳的铁钳,自己那种现在做什么事都要小心控制的巨力都被锁死在一掌之下,丝毫动弹不得。

    ‘这不是普通人!!!我对抗不了!’

    这想法一下子从心底升起,不光是因为跑不了,还因为女子身上的颜色又变化了,变得暗沉起来,甚至连带嗅觉上都有一股硝烟的味道。

    “好好坐着吃面,不然一会桌椅就给你按塌了。”

    杜佩佩扫了他一眼,口气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

    “您的牛肉拉面,请慢用!”

    仅仅几分钟,服务员就端着牛肉拉面过来了,这下面效率快得有些不正常。

    “谢谢!”

    “哎哎,服务员,我都来这么久了,牛肉拉面还没上来,她才来的,你是不是搞错了?”

    靠柜台桌的一个客人叫了起来。

    服务员有些懊恼的向着那位顾客大叔道歉。

    “她还没吃,要不我给您端过来吧。。。”

    大叔看了看那桌,那个美女似乎也意识到桌上不是自己的面,朝自己歉意的笑着,也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呃,那个,我还是再等等吧。”

    有时候人长得好看,会有种整个世界都对你释放善意的错觉,前提是在法治社会。

    正饿着呢,又没有违反纪律,杜佩佩心安理得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也将腿伸了回来更放开了手。

    “你,你知道我是谁?你是警察?”

    张意压低了身子,用左手揉着酸痛的右手腕,还不忘捏捏麻痛的膝盖,刚刚可一点都称不上香艳。

    “我根本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突然就有。。。”

    情急争辩之下差点就把身体状况说出来了,但又怕被科学家解剖了。

    “奥,欲望起来了和女朋友如胶似漆,出了事情首先就想到自己跑?”

    杜佩佩大口吃着面条,说的话却分外侵袭,而且语气透着冰冷。

    “我。。。”

    这下张意说不出话来了,神色也分外落寞。

    ‘还不算无可救药!’

    杜佩佩心中暗自做出评价,不过她能力中的部分感知远没有总部黄中校那么强悍全面,所以无法判断张意的进化类别。

    “你究竟是不是警察?”

    仅仅这么一会,眼前的牛肉拉面就已经被消灭了干净,她也没有再点的打算。

    “可以把我理解为国立特殊机关的人,你也吃完了,就跟我走吧,成为了进化者也意味着你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虽然最终还是跟随者眼前的神秘的美女离开,但到了店外,张意又动了逃脱的念头。

    被抓回去会怎样?专门一个恐怖的监狱?实验室?

    脚步不由的就开始犹豫起来。

    不过眼前一闪,杜佩佩就到了它跟前,手伸进大衣隔着口袋握住腿上枪柄,右腿狠狠在张意胯下一顶。

    大脑在一刹那一片空白,随后一股蛋碎的剧痛随着神经传遍全身,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

    想要躬身捂裆却发现脖子被一只手锁死。

    剧痛中,一个坚硬的触感直接抵在自己刚刚遭受灾难的兄弟上。

    足足几秒钟,脸色苍白扭曲的张意才从痛苦中恢复了理智。

    “警察不允许暴力执法,但抱歉,我可以!”

    “你猜我敢不敢现在就扣动扳机?”

    冷汗一下子从全身毛孔溢出来,张意明白抵住自己兄弟的是什么了,而且这个女的,绝对敢直接开枪!

    此刻他的脖子被也被掐得喘不过气来,仰着天十分痛苦。

    强烈的痛楚和恐惧之下,张意突然眼花似得发现,天空中有些星星的颜色变了一下,他心头一跳,强忍痛苦想要再仔细看看却没法再看清什么了。

    六七秒钟之后,杜佩佩放开了手,任由张意死狗一样在那喘气。

    她刚刚力气再增大一分,可以直接令张意窒息,这可更闭气时间无关。

    这会,其他队员也已经到了跟前,商务车也已经开到附近。

    不过刚刚杜队的那一下,同样令所有男队员股间一凉,就算是那个女队员也是吸了一口气。

    “走,上车吧,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好脾气的。”

    杜佩佩自我感觉良好的说了一句,在场自然没有任何人敢反驳。

    张意忍着痛苦,看到过来的几人,虽然都穿着休闲服,但其中两人身上的“色彩”同样明亮,而其他四人的“颜色”比起周围路人也要跟显眼。

    这一刻他首先明白了这应该是自己的超能力,然后送了一口气,那自己不是一见钟情。。。

    车门已经打开,嫌疑人顺利抓捕是个好的展开,二类三类的调查也得跟上。

    “不好意思各位,这个人我得带走!”

    一个轻柔中带着邪气的女声冷不丁在身边响起。

    刷刷刷~

    包括车上的司机在内,7人直接把枪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丝毫没有发现?

    眼神清晰的那一刻,所有人瞳孔一缩。

    ‘曙光协会!’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斗篷的女子就站在车前不到两米的距离。

    没有谁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又来了多久。

    斗篷兜帽的阴影就像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下半张脸模糊闪动中,露出了烈焰般的红唇。

    空气中一种躁动不安的情绪在酝酿着,令人呼吸都带着灼热感。

    负责信息接收的那个特工立刻将脑海中的某个资料同眼前的人对上了等号。

    这是“魔女”!

    曙光已经有不少人同特安组有过接触,也不乏强大到难以想象的。

    申城外一面之缘的“贤者”,强大的“言先生”,神秘的“水晶球女巫”,美轮美奂又同样不可捉摸的“红女妖”,被误伤过的“荆棘之子”,寂静骑士。。。。。。

    而情绪张扬且不喜欢政府机关的“魔女”,是这些人中最需要谨慎面对的存在。

    ps:星期日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