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狼 253 兄弟相残?

253 兄弟相残?

作品:《头狼

    跟卢波波他们分开以后,我也迅速钻进了QQ车里面,齐叔正摆弄手机不知道在跟谁发信息。

    贺兵侠递给我一支烟,乐呵呵的说:“你这俩哥们对你挺仗义的,上来就问啥事。”

    “嗯,他俩人性都不错,等事儿解决完了,我介绍你们认识。”我应承一句,抓起手机准备关机,猛不丁看到有一个未接电话,还有条未读短信,短信是温婷发的,只有简简单单的仨字“没问题!”,电话是江静雅打的。

    贺兵侠戳了戳手机屏幕道:“刚才你手机响了,我们也没敢替你乱接。”

    “啥玩意儿就没问题。”我迷惑的翻看了半天我和温婷的短信记录,自己好像压根就没给她说过信息,我估计可能是这妞短信发错了发到我手机上也没多想什么,直接关掉手机。

    齐叔这时候也放下电话,仰头看向我笑道:“进展顺利不?”

    我点点脑袋说:“没什么意外的话,最多再有几分钟疯子就能过来,待会你俩别下去了,这块路口的摄像头多,万一被拍到,得不偿失。”

    齐叔剧烈咳嗽两声说:“嗯,我让段磊又给送了一台车,黑色尼桑,马上到位。”

    这两天齐叔的身体好像特别差,脸色又虚又白,咳嗽的时候经常会吐出带血的唾沫丝,我皱了皱眉头说:“你这总咳也不是个事儿,不行吃点药去,身体是自己的。”

    齐叔咧嘴笑了笑说:“没啥事儿,就是普通伤风感冒。”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到了静姐的店门口,一个穿身黑色运动装,头戴鸭舌帽的身影鬼鬼祟祟的从车里下来,正是一个多小时前跟我从公园刚分开的李俊峰。

    看清楚后,我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蹦下车:“我下去了!”

    “小心点!”齐叔不放心的叮嘱我。

    我笑了笑,随手从路边捡起来半截砖头就往店子方向跑过去。

    快要跑到店门口的时候,一台白色的奥迪Q5“吱”的一下停在路边,紧跟着温婷和江静雅从车里慌里慌张跑下来,江静雅朝着我轻喊一声:“王朗!”

    我懵逼的问她们:“你俩怎么来了?”

    温婷举起手机朝我晃了晃,迷迷瞪瞪的说:“不是你给我发信息说要跑路,身上钱不够,让我给你送点吗?”

    “我给你发短信?”我回头看了眼不远处停着的QQ车,刹那间有股子骂娘的冲动,不用说,肯定是齐叔用我手机发的信息,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渍摆手道:“我这会儿有事,待会联系你们昂,你们赶紧回去吧。”

    “王朗,你到底怎么了?”两女孩非但没上车,反而朝我走了过来。

    我看了眼店铺,生怕错过待会跟李俊峰的计划,敷衍的说了句“没事”,就拔腿冲进店里面。

    刚一进门,李俊峰正好从卢波波手里接过黑皮笔记本,正低头翻看,店里面除了他俩以外,孟胜乐、苏伟康、大涛、小涛、阿义聚在李俊峰旁边,叽叽喳喳的问着什么,静姐和几个姑娘正边嗑瓜子边聊天。

    见我猛不丁进来,李俊峰条件反射的要把笔记本往身后藏。

    “草泥马,你抢我东西!”我眼珠子瞬间鼓圆,眼疾手快的抓住笔记本往回拽,本子在我俩有意无意的拉锯中“撕拉”一下从中间分开,另外一只手握住半截砖头就往他脑袋上盖。

    他推了我一把,砖头擦着他的鼻梁略过,我俩借着惯性都往后倒退几步。

    卢波波赶忙挡在我们中间拦架:“卧槽,你俩这是干啥呢!”

    “啥情况啊朗哥。”孟胜乐也忙不迭凑了过来。

    温婷和江静雅也跑进店里,挡在我们中间,江静雅费解的问道:“王朗、疯子,你们到底怎么了?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我暴躁的搡开卢波波和孟胜乐,手里的砖头冲着李俊峰就抛飞出去:“都特么给我起来,让我弄死这个狗篮子。”

    李俊峰灵巧的往旁边一闪,砖头“啪嚓”一下杂碎他后面的镜子,接着他一记直踹,恶狠狠的蹬在我肚子上,昂着脑袋嘶吼:“都让开,我和他的私人恩怨。”

    孟胜乐棱着眼睛挡住李俊峰,气呼呼的喊:“疯子,你啥意思?都特么兄弟,你俩要疯是咋地。”

    我气喘吁吁的指着李俊峰低吼:“把那半个本子还给我!”

    “你不懂这里面的事儿。”李俊峰一胳膊胡抡开孟胜乐,从地上抓起一块锋利的玻璃茬子指向我厉喝:“王朗,别逼我给你翻脸,手里的本子给我。”

    苏伟康直接从裤兜里摸出螺丝刀,红着眼睛就站在我前面:“马勒戈壁得,你指谁呢!”

    小涛和阿义也同时起身,护在李俊峰的前面,阿义吞了口唾沫开腔:“你要干啥康子,朗哥和疯子哥的事儿你让他们自己解决行不行?别跟着瞎起哄。”

    卢波波捏了捏鼻头出声:“其他事儿都能商量,但谁要碰王朗一指头,我肯定跟他玩命。”

    “波哥,你要这么唠,我们肯定死护疯子哥,我俩是他带出来的,对不住了!”小涛表情极其艰难的抽了口气说。

    大涛一语不发的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也站在我身后,好好的一家人,顷刻间分成两伙,剑拔弩张的盯着对方瞪眼。

    孟胜乐站在我们两帮人当中,欲哭无泪的干嚎:“不是,你们到底怎么了,几天前还他妈恨不得拜把子,现在咋变成这样了?”

    静姐同样哭了,眼泪哗哗的捂着嘴巴,望向我俩哽咽:“疯子,朗朗,都别冲动,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谈可以不?”

    面对众人的哭劝,我心里挺不得劲的,抽了抽鼻子没作声,李俊峰同样迟疑片刻,随即脸一横,表情阴郁的低喝:“王朗,我就他妈问你,本子能不能给我?”

    “那还唠个鸡八!”我抓起手边的椅子就朝李俊峰抡了上去,李俊峰抬起胳膊抵挡,手里的玻璃茬子径直冲我扎了上来,眼瞅快要扎到我胸口的时候,他顿了顿,锋利的玻璃茬在我胳膊上豁开一条大口子,随即他直接扔掉手里的玻璃茬,跟我肉搏在一起。

    我俩拳拳到肉的互相攻击对方,他怼我一拳,我踹他一脚,从店里一直打到门口,江静雅、温婷和静姐不停的从旁边拉拽劝阻。

    别看屋里的弟兄们刚刚泾渭分明各站各的队,但实际上真混战起来,谁都不忍心去真动手,顶多就是互相之间推搡两下,骂几句“卧槽”!

    就在屋里完全乱成一锅烂粥的时候,门口的帘子突兀被人掀开,江君带着八九个小年轻直接闯了进来,江君扯着脖颈吧唧嘴冷笑:“哟,屋里挺热闹的哈?兄弟相残呐这是?”

    李俊峰愕然的扭过去脑袋出声:“你怎么来了?张星宇明明说不会派人跟踪我的。”

    江君一把夺过来李俊峰手里的半个笔记本,随手递给身后一个马仔,那马仔迅速扭头走出店门外,接着他厌恶的抬起胳膊怼了李俊峰胸口一下骂咧:“往边上靠靠,啥鸡八事儿都干不了的废物。”

    别看苏伟康刚刚冲李俊峰骂骂咧咧,恨不得要杀人,但一瞅见他被外人欺负,马上就急眼了,攥着螺丝刀就往江君的跟前涌动:“草泥马,你想咋地!”

    江君突然从腰后掏出一把枪顶在苏伟康的脑门上,牛逼哄哄的厉喝:“咋地你麻痹,你说你想咋地!”

    苏伟康虽然彪但不傻,一看这架势,立马没敢继续动弹。

    江君攥着手枪把,照苏伟康脑门“咣咣”砸了两下,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冷笑:“一帮小篮子,还他妈混出优越感来了。”

    跟在江君身后的两个青年也同时掏出一把仿六四,耀武扬威的喊叫:“都他妈蹲下!”

    “蹲下,别犟!”我看了眼屋里的人,舔了舔嘴唇吱声。

    哥几个满眼闪着不屈的慢慢蹲在地上。

    我把半个笔记本卷起来,塞进裤子口袋里,嘲讽的笑道:“君哥怕是已经忘了上次在养车场的大院里被我兄弟吓得喊爸爸的光辉时刻喽。”

    江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手攥着枪,另外一只手拿拇指和食指掐着烟头,歪着脖颈,冲我努努嘴:“来,你过来..”

    我吐了口痰,迈步走到他面前笑问:“呵呵,你要吃了我啊?”

    李俊峰旁边,一个小年轻抬腿就在我腰上踹了一脚,横着脸训斥:“草泥马,不会好好说话是吧!”

    江静雅和温婷喘着香气,推搡开那个小青年,江静雅挡在我身前,脸庞泛红的娇骂:“你干什么,凭什么打人?”

    望着江静雅单薄的小肩膀,我心底微微一暖,靠了靠她后背,摇头说:“你别管。”

    “不行,他们打你就不行!”江静雅一根筋似的执拗起来。

    江君朝着自己马仔努努嘴道:“带两位姑娘出门冷静冷静。”

    两个马仔连拽带薅的把江静雅和温婷给拉出店铺,外面依稀可以听到两个女孩暴跳如雷的叫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