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狼 第613章 不疯狂,怎成王

第613章 不疯狂,怎成王

作品:《头狼


 

听完李俊峰的话,我顿时间一个头两个大。

我咬着嘴皮咒骂:“草特么得,这趟出门我也没摸过姑子胸啊,为啥点这么背呢,怕什么来什么,小雅没啥事吧?你把手机给我。”

李俊峰摆摆手道:“没事儿,他们应该已经顺利抵达崇市了,电话你暂时别打了,小雅不让告诉你,就怕你头脑发热,你别整的我里外不是人。”

“唉..”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刚刚才从万科的虎穴逃出来,一想到还得再去趟杜胖子的龙潭,我是真心一百个不情愿,可不去肯定不好使,不然往后都没法面对秀秀了。

李俊峰把手机递给我道:“当务之急,你先给介绍你认识冯杰的那个朋友去个电话吧,我听乐子说,他挺着急的,通话记录第一个号码就是那人的。”

“嗯。”我思索片刻后,拨通了那个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我就忙不迭道歉:“姐夫,你先别着急,我这会儿就在去雷迪嘎嘎的路上,事情发展的有些超出我预计,但我保证,坑谁不带坑你和杰哥的。”

“呼..”电话那头的吴悠长舒一口气道:“朗朗,我很理解你的难处,但冯杰必须得保出来,必要时候花点钱也无所谓,你手头不宽裕,我可以马上给你打,他和我有点亲戚关系,而且还替我家大人做过一些不能被外人知道的事情,你也是吃社会饭的,应该明白我啥意思吧?”

我硬着头皮回应:“我懂。”

吴悠接着道:“我家是渝中区的,那边的公检法负责人都和我关系不错,待会我给你几个号码,你可以联系一下他们帮忙,但他们毕竟不能过分参与社会上的事情,而且这次你本来就坏规矩在先。”

我抹擦一下脸颊干笑:“放心吧姐夫,我尽快解决。”

吴悠突兀问道:“还有,你和六指是什么关系?”

“啊?”我瞟了眼坐在副驾驶上的黑哥没有接茬。

吴悠声音很小的说:“他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如果你们这会儿在一起,那就马上分开,如果没在一起,以后都别联系了,我在山城警局的朋友告诉我,警方已经接到群众举报,多次在闹市区看到他,警局估计已经开始部署如何抓捕他了,他被抓事小,我不想你被连累。”

“行,我知道啦。”我敷衍的回应一声。

至于他说什么不想我被连累完全就是哄傻子的屁话,他主要害怕我被抓,再咬出来我认识他,自己掉进泥坑里洗不清楚,当然这些话,我肯定不能表露出来,只能佯做若无其事的口气说:“这次的事情真心抱歉姐夫。”

放下手机,我重重靠在椅座背上,身心疲惫的吐了口浊气。

“走吧,去见识一下那个什么雷迪嘎嘎。”坐在副驾驶上的黑哥猛然开口:“待会你们在车里等我就好。”

我抿嘴道:“黑哥,你还是暂时别露面了,我朋友告诉我,万科那帮篮子没报警说你开枪伤人什么的,而是举报看到你了。”

“对方叫什么?”黑哥沉默片刻后问我。

我轻声回答:“绰号杜胖子,具体叫啥名我也不太清楚。”

“我问问。”黑哥从兜里掏出来自己的手机,皱眉沉思很久后,按下一串数字,几秒钟后他把电话贴到耳边:“帮我打听一个开夜总会的,外号杜胖子..”

不多会儿,他放下手机,朝着我道:“我有这个人的具体地址,你是自己过去,还是让我找朋友陪着?”

瞟了眼他上半身缠绕的纱布,我摇摇头道:“我自己去。”

黑哥仰嘴一笑道:“朗朗啊,我以前做事的方法很简单但是特别有效,让对方害怕,怕到看见你就打哆嗦,然后做什么都事半功倍。”

前面开车的李俊峰低声附和:“我认同!”

半个小时后,江北区一条窄街里,我们将车缓缓停稳。

临街一家名为“幺妹雀馆”的小赌坊里灯火通明,里面呼啦呼啦推麻将的声音异常清晰,时不时能听见里面传来赌客们骂娘喊叫的声音。

“去吧,我在车里等你们。”黑哥朝我俩点点脑袋。

我和李俊峰对视一眼,随即一人拎把用报纸裹着的片刀径直下车走进了麻将馆。

不大点的赌坊里,烟雾朦胧,四五张方桌旁全都聚满了人,还有不少抻着脖子看热闹的,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进屋以后,我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一张麻将桌上打牌的杜胖子。

没办法这家伙太胖,而且还很扎眼,整个麻将馆就他一个人光着膀子,一身肥肉随着狗日的节奏来回乱颤,我们进屋的时候,他正叼着烟,笑眯眯的在摸牌,根本没注意到周围。

“杜胖子!”我张嘴喊了他一声确认。

他迷瞪的扬起脑袋,紧跟着李俊峰一个健步蹿过去,一刀劈向他的脑袋。

“格老子得!”杜胖子的反应也很快,匆忙站起来,左手直接掀翻方桌,上面的麻将和一大堆钞票洒落满地,右手抄起屁股底下的凳子就冲李俊峰砸了过去,同时昂头大喝:“阿龙阿虎..”

“去尼玛得!”我也赶紧跑过去,举起手里的家伙式就朝他肩膀上连砍几下。

狗日的肩胛瞬时见红,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李俊峰虎着脸,一手抢过来他高高举起的凳子,另外一只手紧握刀把,冲着他的大腿“嗤嗤”扎了两下,杜胖子疼的龇哇嚎叫,凭着蛮力撞开挡在前面的我和李俊峰,撒腿就朝麻将馆外面狂奔。

两个剃着短发的青年拎着铁管子骂骂咧咧的挡住我和李俊峰。

李俊峰眯眼楞了不到三秒钟,随即一声不响的蹦起来,举起手里家伙式劈头盖脸的剁在其中一个青年的脑门正当中。

“啊!”那青年捂着血流不止的脸蛋就蹲在了地上,另外一个青年瞅架势不对,扔下铁管转身就往赌坊里屋逃去。

我仰头看了眼杜胖子,狗渣已经跑到了门外,忙不迭撵了出去。

这时候我们停在路旁边的捷达车突然之间动了,车屁股径直撞在杜胖子身上,将他冲出去两三米远,重重跌落地上,我和李俊峰撵到跟前,围着杜胖子没轻没重就是一通猛削。

瞅着满地鲜红的血迹,和已经几近休克的杜胖子,我吐了口唾沫呵斥:“抓了什么不该抓的人,马上放了,不然我还找你!”

李俊峰抬腿照着杜胖子的脸蛋“咣咣”狠跺几脚后,我俩不紧不慢的拽开捷达车门钻进去,黑哥发动着汽车,载着我俩缓缓驶远。

进屋前,黑哥教过我们,办完事撤退时候,一定不要跑,要摆出慢吞吞的步调,我们却是表现的从容不迫,围观的人就越害怕,到时候警察想取证都特别困难。

从街口驶出,黑哥直接把车子停在了附近的一家医院里面,朝着我俩摇摇头道:“还是太紧张,办那种角色,怎么能让他跑掉呢。”

我咽了口唾沫问:“哥,没有蒙脸,会不会..”

“你见过哪个赌钱的棋牌室有监控?另外想立威,你不露面拿什么立?”黑哥白了我一眼,咳嗽两声道:“休息几分钟,待会找到医院继续干他一轮。”

李俊峰吸口气问:“还干?会不会太疯狂了?”

“不疯狂怎成王?”黑哥眨巴两下眼睛笑道:“我托朋友打听过了,这个杜胖子胆量很小,说不定这次能有点意外收获,如果哈,我是说如果杜胖子求饶,想找你们和了,别的赔偿不要,就要他手底下那家夜总会,市面多少价,我出多少钱买它..”